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未解之谜 > 社会万象 >正文

美国连环杀手泰德邦迪事件 一个美国杀人狂的故事!

美国连环杀手泰德邦迪事件 一个美国杀人狂的故事

在不少影视作品和小说中,提及变态杀手都会为他们设计一个与大多数人不同的境遇被双亲卖掉、住在偏僻的农场、精神分裂症患者等等。让人们觉得连环杀手本就应该隐蔽在阴暗的角落之中,和我们是截然不同的。在大多数人看来,连环杀手是入侵者,而不是隔壁的邻居、餐厅里聚会的客人。然而,这一切的想法都被法学院高材生、从事危机预防辅导员的泰德邦迪打破了。

泰德邦迪,原名西奥多罗伯特考威尔,1946年11月24日出生于美国佛蒙特州伯灵顿市。他的母亲,埃莉诺路易丝考威尔是费城人。路易丝在费城怀孕时还没有结婚,而考威尔家族是虔诚的卫理公会派教徒,对路易丝的未婚先孕深以为耻。

1946年9月,路易丝在一位教会牧师妻子的陪同下,来到维蒙特的非婚孕妇救护所。11月生下泰德后,路易丝一个人返回了费城,将泰德自己留在维蒙特整整三个月。

路易丝的父亲山姆考威尔提出要通过孤儿院领养泰德,把他当做自己的儿子来抚养,于是路易丝又成了自己儿子泰德的姐姐。

1950年以后,泰德和母亲又搬到华盛顿州的塔科马,和其他亲戚住在一起。一年以后,埃莉诺和一名军队厨师,约翰尼卡尔佩珀邦迪结了婚。因此泰德也就改名为西奥多罗伯特邦迪,这个名字也是后来警方和媒体使用的正式名称。结婚以后,夫妻俩又生育了四个孩子。照顾他们也就成为了泰德的一项日常工作。继父一直试图与他建立正常的父子关系,但是对于泰德而言,他的父亲是他的外祖父。那也是他唯一尊敬的人,然而泰德却被迫与他分离,和姐姐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

邦迪想念自己的祖父,希望能喝自己的伟大舅舅杰克塔科马大学音乐教授,家里有架大钢琴一起生活。八岁时,邦迪不能再和母亲和继父谁在一张床上。由于母亲和继父又生了四个孩子,邦迪感到了危机。邦迪童年的小伙伴说他是个急脾气。所有的记载都表示,邦迪生长在一个充满爱和关怀的家庭,他的继父和母亲并没有厚此薄彼。泰迪邦德和兄弟姐妹的关系也很好。

邦迪在宫里学校的同学都说他是一个聪明、快乐、受欢迎的孩子,朋友众多,成绩优异。其中一个朋友说,邦迪有一种微妙、聪明、恰到好处的幽默感。

进入高中之后,人们对邦迪的的印象忽然变得模糊起来,有人说他沉默寡言,有人说他沉默寡言,成绩普通,不像初中那样讨人喜欢了。他的朋友说他变得有些自卑,和人说话时会结巴,不仅是在和异性讲话时如此,见到陌生人都会这样。一位后来做了律师的高中女同学说,邦迪17岁时还挺有知名度、挺受欢迎的,但不是领头羊,很害羞。她如此清晰地记得邦迪很不寻常,因为多数连环杀手进入青春期后就会隐形。

对邦迪的很多描述都是典型的高中生,仅此而已。他不是最受欢迎的学生,也不是最受歧视的学生,换句话说,他就是个普通人。没人嘲笑他、排斥他,但也没多少人喜欢他。

邦迪的青春期有一次黑暗的颤动。他14岁时,18岁的安玛丽布尔在他家附近失踪,多年之后,警方怀疑此案是邦迪所为。

高中毕业后,邦迪于1965年进入普吉特海湾大学。和大多数大学新生一样,邦迪忙于应付一大堆无聊的入门课程和讲座。邦迪说第一年很孤独,他不能再和邻居伙伴一起玩,又没办法结交新朋友。大一时,邦迪还住在家里。他的母亲说他成绩不错,但在学校没有社交生活,他每天回家就是学习、睡觉,然后再去上学。

成年后的泰德不仅身材高大,而且长得非常英俊。在当时的美国这样出众的男孩没有恋爱对象几乎是不可能的。很快,一位美女就闯入了他的生活。斯蒂芬妮布鲁克斯(Stephanie Brooks)来自加利福尼亚,个子高挑,容貌出众,是旧金山富家小姐这是邦迪最渴望的家庭背景。她拥有邦迪梦想的一切特质。邦迪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只是暗恋,不敢接近她。

有一天,他发现斯蒂芬妮要去滑雪,就故作冷淡地问可否蹭车。在滑雪坡上,邦迪表现得自信而熟练。在回来的车上,斯蒂芬妮被邦迪的魅力打动,两人成为恋人。她可能是邦迪第一个性爱对象。

大二时,邦迪转校到了斯蒂芬妮的大学,开始学习中文。他说自己选择学习最困难、最奇异的语言,就是为了与众不同。那可能是邦迪最快乐的一年。他的中文成绩优异,还能向亲朋好友炫耀自己的漂亮女友。

后来,邦迪说早在此之前,他的头脑中就经常闪现一些念头,但都被他抑制住了。一天晚上,他在街上走路,看到一扇窗户里有个一丝不挂的女人。这番景象让他很是兴奋,他开始故意偷窥别人家的窗户。不过这时候他还可以控制,他不会因此爽约、错过会议或其他重要事项。偷窥渐渐成为他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他甚至做了一份庞杂的日程表来管理自己的偷窥。他越来越熟练,越来越上瘾。

1967年夏,斯蒂芬妮毕业了,她这时候对邦迪也有点厌烦了。她觉得他太孩子气、太不成熟,比如邦迪经常在背后拍她的肩头,等她回头时却看不见人。尽管邦迪说偷窥对他的生活没多大影响,恐怕他对恋人的关心还是因此减少了。邦迪开始杀人后,他的一个女友就曾说他有惰性,对人冷淡,敷衍了事。为了摆脱邦迪,斯蒂芬妮说她毕业后要回旧金山。然而,邦迪说他已经申请了旧金山斯坦福大学中文暑期班的奖学金,这让斯蒂芬妮很是吃惊和沮丧,但她不得不让邦迪跟了去。

到了旧金山之后,邦迪崩溃了,斯蒂芬妮最终还是跟他分手了。邦迪承认,他在这段时间开始扎女性车辆的轮胎,偷电盘盖,以便趁机接近女性,但从未成功,因为大学周围有无数男人主动帮助女人修车。不过他也说,自己从未想过勾搭成功之后怎么办。邦迪说,他在尝试各种危险的行为,想知道自己能走多远。

1967年秋,邦迪重回学校读大三,继续学习中文,并开始学习城市规划的课程,但他无法集中精力学习,于12月休学。这年冬天,他环游全美。后来的研究者们仔细考察了这段旅程,没有证据表明他在此时间段内杀人。1968年春,邦迪回到西雅图租了一间小公寓,在超市找了一份夜间仓储员的工作。

在此期间,邦迪成了一个惯偷。他偷的东西一般是衣服、家具、电器、音响、电视,甚至偷过一些大型设备。不过他还不够专业,因为他偷的都是最好的东西,但都不卖,而是自己用。有时候他从库房里偷东西,有时候从海滩附近的别墅里偷。邦迪说,酒精在他的偷盗生涯中有重要作用,因为它让他不那么紧张。

邦迪这时候还喜欢上了看暴力的色情电影。他从高中时代开始看色情书,最开始喜欢看《花花公子》那种有很多性感图片的杂志,但他的口味渐渐变重,越来越喜欢暴力的影像。

1968年春天的一天清晨,邦迪去偷一栋海滩别墅。到了靠近别墅的街角,邦迪碰到一个高中同学,就聊了几句。同学告诉邦迪,他的老板是本地共和党政客阿特弗莱彻,由于邦迪的好几个同学都在弗莱彻手下工作,这位同学就邀请他去看看老朋友。这位同学知道,邦迪高中时代就对选举、政治感兴趣。后来,邦迪在弗莱彻的选举办公事得到了一份工作。

邦迪发现从事政治有福利,可以拓展他的社交圈。邦迪本来没钱加入网球俱乐部,但这份工作让他有了社交特权,可以出入高档场所。

1968年,阿特弗莱彻竞选州长。弗莱彻很器重邦迪,让他担任自己的私人司机和保镖,他认为邦迪能干、聪明、一丝不苟、好学。没人知道邦迪身上的名牌衣服都是偷来的。不幸的是,弗莱彻竞选失败。选举结束后没几天,邦迪就失业了。

邦迪很快在他曾偷过的西雅图百货商店找了份销售员的工作,并很快就成了杰出的售货员,深受女性顾客喜欢。据说,他可以把任何东西卖给女人。

这时候的邦迪仍未忘记旧金山的旧爱斯蒂芬妮,经常给她写信或打电话。这段时间内,邦迪写给她的信中并没有绝望或夸张的语句。斯蒂芬妮路过西雅图拜访亲戚时,还顺便打电话问候了邦迪。

1968年冬,邦迪有了一些存款后辞了百货商店的工作,前往费城去见斯蒂芬妮。他报了费城天普大学的剧院艺术课程,表演和舞台化妆两门课程的成绩都很好,这两门课对他后来的所作所为也有重要作用。他在这个冬天的其他事情就不为人知了。

1969年夏,邦迪回到西雅图,在大学城的一对夫妇那里租了一间公寓。这对夫妇回忆说,他们挺喜欢这个安静、乐于助人的租客。他把房间收拾得很整洁,也会帮夫妇做些家务,因而夫妇二人常喊他一块吃饭,或者请他喝杯咖啡。他同时打几份零工,包括给一家律师事务所送信。

这年9月,他在附近的一家酒馆里偶遇一个漂亮女孩。女孩名叫丽姿肯德尔,当时24岁,离过婚,有一个3岁的女儿,给一个私人医生做秘书,有一头长长的黑发,是来自盐湖城的富家女孩。邦迪自称是法学院学生,正在写一本关于越南的书。丽姿回忆说,邦迪很有魅力,长得很帅,她当晚就被迷住了,我当时就在想婚礼和孩子名字的事情了。

两人恋爱了。丽姿和女儿经常到外地去,和邦迪聚少离多,而且丽姿是个缺乏安全感、爱吃醋的女人,上段婚姻的失败让她更加小心,对邦迪看得很严。不到三个月,两个人就打算领结婚证了。就在二人关系如胶似漆之时,邦迪撕了结婚证,承认自己是个辍学的学生,也没有写书。丽姿原谅了他的欺骗,并愿意出钱资助他重回大学。

然而,在1969年,泰德发现了一件可怕的事实。他发现自己敬爱的姐姐实际上是自己的母亲,而自己深爱的父母,其实却是自己的祖父母。这期间,他的性格发生了剧烈变化,由内向害羞的类型变成一个外向果断的人。

1970年夏,泰德邦迪开始为一家小型医疗器械公司做送货司机,同时,他进入华盛顿大学学习心理学。那年夏天,邦迪还勇救一个3岁半的落水儿童,一时成了英雄。他的心理学教授也对他赞誉有加,在一封推荐信中写道:

邦迪先生毫无疑问是我们院系最优秀的毕业生之一。我认为他是我在华盛顿大学见过的最优秀的那百里挑一的毕业生。他聪明、能干、积极、认真,他更像是一名教授而不是学生。他好学,好相处,也会努力工作他对影响法庭判决的心理学变量最有研究。我们目前在合作研究,通过实验来判断法庭判决中的心理学影响
另一位心理学教授写道:

毫无疑问,他是其他学生的榜样他按照最高的标准要求自己。他是一个成熟的年轻人,有责任感,情绪稳定(但不像其他学生那么死板,他有时候会激动、沮丧)我找不出他有任何缺点。

这时候的丽姿肯德尔认为邦迪是一个体贴、浪漫、温柔的爱人。她很受邦迪家人的喜爱,两人还经常去山中的度假小屋游玩。所有人都认为他们结婚只是时间问题。

1971年9月,邦迪的心理学培训进入最后一年。他辞去了送货司机的工作,进入西雅图紧急救助诊所工作。这家诊所24小时营业,为那些想自杀或陷入危机的人提供电话诊疗和咨询建议。诊所的工作人员多是志愿者和邦迪这样的心理学学生。

1972年春,邦迪获得了心理学学位,并开始申请法学院。尽管平时成绩不错,但他的法学院能力测试(LSAT)成绩不佳,导致申请法学院失败。邦迪进入西雅图海景医院担任心理治疗小组顾问,但没干多久。据说他对待病人很冷酷,甚至辱骂病人,语气更像是教训而不是劝告。有些同事甚至怀疑他曾在夜间给病人打匿名威胁电话。

尽管邦迪自称很爱丽姿,但他和一名医院的顾问有染。多年之后,这位女士告诉警方,有次和邦迪做爱的时候,邦迪掐住了她的脖子。

或许是预感到和丽姿的浪漫史不会有完美结局,邦迪再次投身于政治。1972年是大选年,邦迪为现任州长丹埃万斯工作。有时候他会去竞选对手的集会搜集信息,因而学会了使用假发、假胡须来伪装。他渐渐喜欢上了伪装,并常常通过剪头发、留胡须、改变发型来变换容貌特征。许多人都说,邦迪是个变色龙。

邦迪又一次获得了内心的安宁,忘掉了第一份工作和法学院的失败。竞选结束后,他因为工作出色而受到嘉奖。邦迪的个人简历中是这样描述1972~1973年的:
犯罪委员会助理主管:1972年10月至1973年1月,担任西雅图犯罪预防委员会助理主管,负责为委员会针对女性的袭击、白领犯罪调查提供建议和初步调查;撰写媒体新闻稿、发言稿,为委员会内刊撰写文章;参与委员会1973年计划的制定。
犯罪矫正顾问:1973年1月起至今,为国王郡司法办公室调查轻罪犯人的再犯率,并收集12个郡的再犯数据。本研究的目的是确定法院判决的罪犯再次犯罪的数量和种类。

1973年5月,邦迪受雇于本州共和党中央委员会,分析政府开支中的超支情况。他直接向委员会主席罗斯戴维斯汇报,并经常去其家中做客。戴维斯说邦迪特别聪明、上进,特别相信体制。戴维斯的妻子丽莎则说:他不怎么说自己,但我并不认为他在隐瞒什么,他经常满怀爱意地谈起母亲和家人。邦迪偶尔还给这对夫妇看孩子,每周至少在他们家吃一次晚餐。

邦迪又一次申请法学院,经过努力游说,他进入了盐湖城的犹他州法学院,9月份就去上学。上学之前,邦迪还买了一辆青铜色的大众甲壳虫汽车这是他第二次买这种车。显然,邦迪喜欢这种经典车型,价钱也不贵,而且这种时髦的二手车也显得很有档次。

这年夏天,邦迪去加州参加一次共和党会议,他决定去拜访一下失去的爱人斯蒂芬妮。他不再是个失败者,而是一个管事的男人,一个有政治野心、坦率自信、即将进入法学院的成功人士。斯蒂芬妮看到他的改变很开心,两人再次坠入爱河。

1973年8月,邦迪已经战胜了许多困难和挫折,取得了很多成就:从一个辍学的失意大学生成长为心理顾问、受人尊敬的政治家、各种晚宴的常客、前途无量的法学院学生,简直就是浪子回头的榜样,甚至有人说他将来可能成为州长。他又赢得了自己的真爱,将五年前失去的爱人再次找回。尽管在此过程中他曾偷过东西,曾偷窥女人,如今同时与两个女人纠缠,但除此之外,邦迪相当成功。谁又能想到,六个月之后,他将成为奸杀女性的凶犯呢?

分享至:

社会万象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