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未解之谜 > 社会万象 >正文

戴笠蹂躏美貌女特务的惊人手段!戴笠虐待女囚秘闻!

戴笠蹂躏美貌女特务的惊人手段!戴笠虐待女囚秘闻

军统局系统虽有不少女特务,戴笠仍觉不过瘾,总觉得家花不如野花香,恰如风流天子宋徽宗那样。

自然,并非所有女性都可以通过名利引诱到手,但是只要戴笠看上了的,便千方百计要搞到手,其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军统局系统虽有不少女特务,戴笠仍觉不过瘾,总觉得家花不如野花香,恰如风流天子宋徽宗那样。尽管后宫里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三千粉黛,仍觉犹有不足,还要常常去烟花之处,与妓女鬼混。一日,戴笠听得西安开源开妓馆有个妓女叫姝姝,在当地嫖客中享有如雷贯耳的名声,一时色兴大发,按捺不住。于是,化名河南来的王姓商人,带上给他负责警卫工作的西安警察局侦缉队队长马德皋,找到17号房中的姝姝,胡混了两夜,花了6000元钱,时值2两黄金,另买了4件上等衣料。这个名妓从戴笠的气度、出手上看出他是个大官,但压根也没有想到这个嫖客竟是杀人不眨眼的特务头子戴笠。

自然,并非所有女性都可以通过名利引诱到手,但是,只要戴笠看上了的,便千方百计要搞到手,其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一日,戴笠到第三战区拜访第二集团军司令王敬久,王不免设宴款待。席间,戴笠遇上了上海大学的女学生萧明、夏文秀。萧明是黄绍竑的义女。黄有意将自己的义女介绍给王敬久做妻室,所以萧约了夏文秀一同到江西上饶与王敬久相见,发现王敬久与理想中抗日爱国的儒将夫婿标准相差甚远,只不过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粗坯,就以回湖南原籍为借口,要辞别王敬久他去。戴笠了解原委后,又听说萧明擅长京剧青衣,是北平名票友,夏文秀会唱花旦,就顿生淫意,变着花样想把这两位小姐弄到手。于是心生一计,欺骗她们说:委员长听说你们京戏唱得好,特派我来接你们到重庆演出。两位小姐蒙在鼓里,不知是计。第二天,她们上了汽车,汽车不是开往剧场,而是开进了望龙门看守所,继而又关进白公馆监狱。戴笠回到重庆后,派人用两乘滑竿将她们抬到戴公馆,戴笠将她们蹂躏了一个多月,玩腻了,便以通共的罪名,判她们无期徒刑,投进息峰集中营。直到戴笠死后才被释放出来。

一天,戴笠忽然想到,蒋校长的成功不是得力贤内助宋美龄的辅佐吗?要想在事业上有更大成就,恐怕少不了贤内助的辅助。我虽然经常在外面打游击,尝过许多女人的味道,虽可解一时之馋,但终究比不得贤内助。毛氏夫人故去多年,再不续弦恐怕不妥。主意已定,他便着手物色一名贤内助,按照宋美龄这种贤内助的标准来选美。

一日,戴笠遇着女特务叶霞翟,立即被她所吸引。叶姿色出众,能歌善舞,在交际场中很是活跃,且善解人意,八面玲珑。戴笠见到这个如花似玉的女人,顿生一见钟情之感,觉得她很适宜做自己的贤内助。以往,戴笠勾引女性,以占有对方肉体、发泄兽欲、纵情声色为目的,此次对叶小姐,目的是要明媒正娶,让她做压寨夫人,因而在做法上自然不同于对待其他女性。戴笠先是调阅了叶的档案,继而派人考察叶的行为举止,看是否有不好的行为习惯,然后再直接与叶接触。

一日夜晚,戴笠邀叶霞翟跳舞,只见叶舞步轻轻盈盈,婆婆娑娑,就如一只小燕子。戴笠是舞场老手,自然舞步应点,超众脱俗,越跳舞步越轻,越跳情意越浓,两只会说话的眼睛,眉飞色舞,光彩逼人,都在对方脸上瞟来瞟去,流露出一种难耐的情绪。戴笠十分惬意,深感自己眼力很准,选得不错。

一天,戴笠想到宋美龄毕业于美国,要想让叶小姐成为宋美龄那样的贤内助,非得送她赴美留学不可。主意已定,戴笠开始对叶着意培养,先在国内进修,后又送到美国镀金去了,刚刚送走叶霞翟,忽然,一个新的美人又跃入戴笠的眼帘,这就是重庆外事训练班毕业的学生余淑衡。

余小姐是湖南人,国民党中央政治大学外语系毕业。早在学校期间,就是闻名全校的高材生和校花。她不仅生得漂亮,而且才华出众,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故为许多人所钦慕。

戴笠一见余淑衡,便觉得她在色相、气质、风度、才气、应酬、伶俐、干练等方面都比叶高一筹,于是又将续弦之意寄托在余淑衡身上。

余淑衡生得弯眉大眼,端庄秀丽,十分标致。戴笠一见倾心,便带她在身边,做他的随从秘书。当然,这位如花似玉的女秘书,每天和戴笠厮混在一起,没过多久,两人睡到一块去了。这样一来,余便同时具有双重身份:白天,随从秘书,夜晚,秘密夫人。那时,余小姐年方20出头,正当青春妙龄,戴笠则年近50岁,虽欲念越老越浓,无奈是力不从心。为讨余小姐欢心,戴笠乃特服秘方,使出平生一切手段,果然断了其与原来心上人的情思,抱定主意与戴笠厮混一辈子。

原来,余小姐早在家里就已与表哥周学光订了婚,戴笠花言巧语,迫使余淑衡解除了与表哥的婚约。戴笠生怕这一位仙女般的美人儿从手中飞掉,不仅对余体贴备至,而且还特地把余的母亲、妹妹和弟弟从湖南接到重庆,并且经常去看望未来的岳母,亲自问寒问暖,显出万般孝敬。

然而,此时的余淑衡有着强烈的进取心,多次提出到美国留学深造,戴笠这次不同于对待叶霞翟,横竖不同意。

有一天,戴笠却忽然提出同意余淑衡赴美留学,并主动替他办好了护照、签证,订好了机票,把余淑衡高兴得几乎跳起来。余忍不住问道:你怎么又同意我赴美留学?怎么舍得我离开?戴笠自有一番言语,说得余淑衡高高兴兴。

淑衡,你将来喝了洋墨水回来,可别瞧不起我这个土包子哟!不是我瞧不起你,而是你夜夜都离不开女人,我走了以后,你又该和别的女人胡搞了!戴笠自然又是一番赌咒发誓,不由余小姐不信。

几天以后,余小姐满心欢喜,登上了飞往美国的飞机。 来源华夏历史网

戴笠如何突然改变主意,主动送余淑衡出国留学?原来,就在此时,戴笠一生崇拜的影后胡蝶到了重庆,而且胡蝶遇到了很大的麻烦,需要戴笠鼎力相助。此时的戴笠已不是抗战前的戴笠,人也多了,枪也多了,名也大了,权也大了。戴笠是老鼠爬称钩--自己称自己,觉得以自己现在的地位、权势、声望,有可能把胡蝶追到手了。于是,他打定主意,送走余淑衡,一心一意追求胡蝶。

此时的胡蝶,虽已嫁为人妇,却仍然美貌绝伦,不愧为一代红星。当时著名小说家张恨水所云:胡蝶落落大方,一洗女儿之态,性格深沉、机警、爽利兼而有之,如与《红楼梦》中人相比拟,十分之五六若宝钗,十分之二三若袭人,十分之一二若晴雯。当时,胡蝶的照片到处可见,戴笠见了胡蝶的照片,不禁情思连绵,意兴荡漾,恨不得马上就与胡见面。

上海失陷后,胡蝶随丈夫潘有声去香港,继续活跃在影坛拍片。香港沦陷时,胡蝶开始打算在香港偷安。谁知日本人找上门来,邀她赴日本拍一部题为《胡蝶游东京》的影片,宣扬所谓中日亲善。这不是为日本人张目的汉奸行为么?胡蝶这才意识到问题严重。与丈夫一商量,决定逃回大陆。行前,胡蝶夫妇将历年积存的财物装成30箱,托杨惠敏女士装运回国。

杨惠敏女士在当时也是家喻户晓、人人皆知的风云人物。淞沪抗战时,我军800将士坚守在四行仓库,与日本侵略军血战,杨小姐作为女童子军的代表,冒着枪林弹雨,向800孤军献旗。杨的勇敢行为感动了全国,受到各界舆论的赞扬。后来,杨惠敏女士受国民政府赈济委员会的派遣,前往香港接运爱国抗日人士到大后方去工作。在香港期间,杨小姐与胡蝶夫妇颇有交往。因此,胡蝶夫妇将30箱东西放心地交给杨小姐,请代运回国。

由于胡蝶是以深夜出走的实际行动拒绝与日本人合作,因而只能悄悄地逃出香港。她的爱国行动,受到国内舆论异口同声地赞扬。不料,当胡蝶夫妇过西贡,步行至淡水,然后抵达广东曲江(韶关)时,却得到30箱物品被劫的消息。

胡蝶失宝,自然极是伤心,特别是行李箱内有胡蝶欧游时各国名流和朋友的照片、题字,她在香港演《孔雀东南飞》时特制的衣服以及许多名贵首饰,纪念品等,均是无价之宝。获悉遭劫消息后,胡心急如焚,急忙向当局报案。因一时未能破案,胡蝶苦思成疾,在桂林大病一场。胡蝶在上海时的好友杨虎、杜月笙等得悉后,立即致电戴笠,请他帮忙破案。戴笠闻此消息,不禁喜出望外,连呼真乃天赐良机!立即电邀胡蝶夫妇赴重庆。

军统桂林站的特务奉命为胡蝶夫妇买好机票,并将机票送到胡蝶夫妇手中。于是,胡蝶夫妇凭其提供的机票,于1942年11月24日正式抵重庆,应杨虎邀请,住进了范庄杨虎的公馆中。自然,戴笠深知自己手中虽操生杀予夺大权,但对胡蝶这类驰名中外的影星,却只能智取,不能强夺,否则必然弄巧成拙。怎样方能智取胡蝶,戴笠不免暗下思忖:如今胡蝶30箱宝物失窃,如不能侦破此案,恐怕一切无从谈起。因而,征服胡蝶的头一步说法是设法把失窃的宝物完璧归赵。

一天,杨虎对胡蝶说道:潘太太,军统局长戴雨农将军今日下午,特意为破案之事前来拜访,想请你谈谈案情,你意下如何?胡蝶听罢,眼中露出希望的光芒。

杨虎接着又吹了一通牛皮:戴将军不知破过多少大案、要案、奇案、怪案,真是破案如神,只要戴先生肯帮忙,你的东西一定能追回来!胡蝶淡淡地笑道:要是能这样那就太好了。戴笠第一次与胡蝶见面时,先请胡蝶介绍情况。胡蝶一边流泪,一边诉说是杨惠敏骗走了她的东西。戴不慌不忙,先请胡蝶把所失财物开出一个详细的清单,当面彬彬有礼地表示一定要尽快侦破此案,找回失窃的财物。戴笠此时已登上他一生中权力的顶峰,以军统局副局长兼财政部缉私署署长,又兼战时货运管理局局长,再兼中美合作所主任,呼风唤雨,声名显赫,侦破此一区区失窃案,自然是驼子打揖--起手不难。

于是戴笠立即派出得力干将,前往湖南株洲,会同当地军统组织,将杨惠敏及其未婚夫赵乐天押解到重庆,不久又移往息峰集中营。据杨惠敏供称:箱笼用船只运至东江面时,突遇蒙面大盗在江心拦截,将全部箱笼换装上快艇,驶往虎门而去

同时,戴笠另派人员赶赴广东东江一带,组织侦破此案。很快,戴使这一案件露出端倪。 #,)

军统广东省地方站及其下属见戴笠亲自过问此案,三天一个电报,两天一个电话,就像皇帝老子的十二道金牌催命一样,自然不敢怠慢,使出浑身解数,以便早日交差。军统广东站果然神通广大,很快在东江时新寄卖商店发现一只价值5000元的钻石戒指,立即向戴笠报告。戴笠不露声色,秘密派特工郑三铃日夜兼程前往购买。

郑三铃到了东江,找到时新寄售商店老板郑时新,经过一番讨价还价,终于以4000元价格成交。郑三铃将钻石戒指立即送交戴笠,自己则暗暗潜伏在东江继续侦察。

胡蝶的钻石戒指,外形与英国女王法国人莎白右手戴的钻石相仿,造型别致,所不同是重量不一,女王戴的钻石重4.4克,胡蝶钻石的重量则为女王钻石的1/4,郑三铃用重金购回的钻石戒指,经胡蝶鉴定,确认是完璧归赵。胡蝶对钻石戒指失而复得喜出望外,不免对戴笠一再感谢,并对他的才能和办事效率夸奖了一番,戴笠听了暗自兴奋不已。郑三铃购得时新寄售商店的钻石戒指以后,老板郑时新突然外出。郑三铃找个借口,再次找郑时新,托他设法再代买一只,接待的伙计王虎说:真不巧,郑老板去虎门,要两天时间才能回来。郑三铃听罢,不多心生疑窦,回到住的地方,忽然接到戴笠十万火急绝密电报:立即拘捕郑时新并押解重庆,不得有误。郑三铃自然不敢怠慢,然而,此时郑时新到虎门未归,郑三铃只得埋伏人马等待。哪知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原来东江时新寄卖商店是东江大盗的销赃黑店,胡蝶钻石戒指一出售,立即引起了扮演伙计角色的王虎对郑三铃的注意,第二天,郑三铃又提出要再订购一只同样的钻石戒指,更使王虎确信这个销赃黑店已开始暴露。

分享至:

社会万象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