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未解之谜 > 历史趣闻 >正文

袁世凯与明成皇后闵兹映闵碧蝉姐妹的情史!

袁世凯与明成皇后闵妃闵碧蝉姐妹的情史

明成皇后即闵妃,朝鲜近代史上的女政治家,本名闵兹映,本贯骊兴闵氏。明成皇后生前并不是皇后,而是大清帝国属国朝鲜国的王妃(藩属国君主的正妻只能称妃),其最高头衔也是1895年1月所封的王后(当时高宗的称号晋升为大君主,王妃也随之升为王后) ,因此历史上通称为闵妃。闵妃美貌无比,有世界第一美女之称。她十分感激袁世凯帮其除掉大敌,又仰慕袁世凯的风采,便有意以身相许。袁世凯也是不甘寂寞,随即便上了闵妃的凤床。为了不引人怀疑,闵妃想出一条妙计,就是将其妹妹闵碧蝉许配给袁世凯为妻。

袁世凯与朝鲜明成皇后闵紫英姐妹的风流艳史

袁世凯妻妾成群,荒淫成性,在今天已是家喻户晓之事,但是却有很少人知道,这个清末民初时期的一代枭雄年轻的时候与朝鲜的李朝的最后一位皇后曾有一段风流艳史。这位皇后就是前段时间热播的韩国电视连续剧《明成皇后》中李氏王朝高宗的皇妃、纯宗的生母闵紫英,人称闵妃,也称明成皇后。不过,这部电视连续剧却把袁世凯与明成皇后的这段跨国孽缘给遗漏了。

1882年,袁世凯随淮军将领吴长庆进驻朝鲜。当时袁世凯只有23岁,年轻英俊,在吴长庆1885年去世后,升任为大清国驻朝鲜总理交涉通商事宜的全权代表。袁世凯设计帮助高宗和明成皇后也就是闵妃家族除掉政敌大院君,得到了朝鲜皇室的赏识。当时执掌朝鲜大权的其实是闵妃,她听从袁世凯建议,组建义勇团,并任用袁世凯为练兵大使,使义勇团成为维护高宗和闵妃为代表的朝鲜皇室的重要力量。

当时闵妃美貌无比,有世界第一美女之称。她十分感激袁世凯帮其除掉大敌,又仰慕袁世凯的风采,便有意以身相许。袁世凯也是不甘寂寞,随即便上了闵妃的凤床。为了不引人怀疑,闵妃想出一条妙计,就是将其妹妹闵碧蝉许配给袁世凯为妻。碧蝉虽姿色不如其姐姐闵妃,但也是倾国之貌,且立志非英雄不嫁,听说要嫁的袁世凯年轻英雄,便同意了这门婚事。过门之后。闵妃几乎每天都借探望妹妹之名来袁世凯府邸幽会,但不久便被其妹碧蝉发现。碧蝉知道真相之后十分气愤,便向袁世凯哓以厉害。

袁世凯也担心与一国之母私通之事暴露之后会影响甚大,便又按照碧蝉的方法,从中国河南带回自己的一个姨太太,谎称正室,主持家务,闵妃对此恨之入骨,便联合那个姨太太一起算计碧蝉进行报复。

不久,日军野心勃勃地向外扩张,开始进攻朝鲜,袁世凯回国,随同带上了碧蝉和她的两个婢女。回国之后,袁世凯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将两个婢女也收为侧室,并按年龄大小分别成为二姨太和四姨太,碧蝉仅排为第三。原想成为正室的碧蝉现在还经常受到大姨太的打骂,终日郁郁寡欢,喜怒无常,袁世凯自认有愧于她,也就随着她,对她的待遇比其他几位姨太太要特殊一些。

其实,袁世凯之所以在异国他乡能偷香窃玉,主要是因为闵妃与大院君的生死恩怨。

闵妃和大院君的政治斗争,是一百多年前朝鲜最后一个封建王朝李朝未期一段动荡历史的真实写照。闵妃是高宗的皇妃,而大院君是高宗的生父。闵妃的生存年代、弄权经历及历史地位酷似中国清末的慈禧太后。而大院君与中国清末恭亲王奕訢在许多方面也有着相当多的近似之处。但在对外部世界的认识方面,大院君与奕訢二人却大相径庭。奕訢是以经办洋务著称,而大院君却以闭关锁国而闻名。

闵妃生于1851年,奋起力抗日本侵略以身殉难于1895年,时年44岁。闵妃降生之时,自1392年建立的李朝已有四百六十年历史,尽显末世景象。此时西教开始传入,在李朝占统治地位的中国朱程理学受到冲击,新旧思想展开了激烈斗争。而且此时的李朝同中国清末爱新觉罗氏一样,王室虚弱到连儿子也生不出的地步,在长达50年的时间里,皇宫中未闻婴儿啼哭声。这种情况被皇族出身的大院君李是应看在眼里,记在心中,难免暗暗盘算。

大院君李是应年轻时天分很高,但名声不佳。在他青年时代,为在王室势力倾轧中求得自保,他故意装作胸无大志、浪荡不羁的样子,整日竹杖芒鞋,与市井无赖交相冶游。1863年哲宗去世,因身后无嗣,储位出空。李是应立即显示其非凡本色。他暗中结交各派势力,频频展开公关活动,终于使其子12岁的李熙入承大统,他就是朝鲜王朝第二十六世的皇帝高宗。于是,李是应自然而然地入朝摄政。按朝鲜祖制,以旁系入承大统的皇帝之生父得号大院君,因此前李是应已有兴宣君的名号,故称之为兴宣大院君。

大院君摄政后立即使出霹雳手段。他改组内阁,消除控制政权的戚族势力,打击党争,加强皇权。由于当时西方殖民势力已进入东亚,中国、日本先后被迫开放国界,面对如此复杂局面,他采取了一个封建专制主义者所必然采取的传统对策,便是闭关锁国。对前来叩动国门的西方势力一律视为洋扰,进行坚决打击,对经明治维新开始对外扩张的日本,他视之为洋倭同类。

袁世凯与朝鲜明成皇后闵紫英姐妹的风流艳史

大院君这种强硬的对内对外政策使他的政治对手们开始勾结起来,这其中最为令他棘手的便是闵妃集团。

其实闵妃集团的形成也是他一手造成的。 1866年,高宗即位已经三年,他虽然仍是一个童稚未脱的十五岁少年,但在皇室看来却已到了大婚的年龄。摄政的大院君根据多年来外戚专权的教训,提出皇妃的人选的苛刻条件,即其本家须人丁萧条,无外戚专权之虑,候选人本身要温顺贤淑,无干预政务之心。这样一来,众多的豪门闺秀便被划到了圈外,因为豪门望族哪家男人不是三妻四妾、儿孙满堂?

寻来觅去,他的视线盯住了妻家远支的一位孤女。这位姑娘年方二八,是大院君的闵氏夫人远支族人闵致禄的女儿。闵家原本是望族,但此时已经没落。1851年农历九月二十五日,闵致禄在四面透风的草房里喜得一女。这是他的独生女儿闵紫英。紫英八岁时,父亲闵致禄在贫寒中撒手人寰。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孤苦零丁的小紫英为生活所迫,独自一人到京城几家亲戚家走动求助,自然对世态炎凉有着刻骨铭心的体会。这种处境造就了她机巧多思、从容处世的本领。这就是她进入大院君视野后立即被选中的原因。然而,其中也隐伏着二人难以兼容的宿命结局。

1866年3月,高宗大婚,闵紫英正式成为皇妃,这年她16岁,高宗才15岁。入宫最初三年,闵妃严守国母仪制,克尽为媳孝道,很得翁婆满意。但令她不安的是,她的小丈夫对她有点敬而远之,而对另一个女人李尚宫却显示出情窦初开的少男热情。于是,便上演了妻妾争宠的连环大戏。当然,不论是古今,还是中外,帝王家的后宫争宠总是弥漫着一阵阵的血腥味。

分享至:

历史趣闻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