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未解之谜 > 历史趣闻 >正文

潘金莲陈经济第一次偷情在第几回 西门庆死后再奸弄庞春梅!

潘金莲陈经济第一次偷情 陈经济是西门庆的女婿

陈经济是西门庆之女婿,陈洪之子,他是继西门庆之后的另一个刁徒恶少,浮浪子弟,其事迹犹如西门庆之影子。他因父亲遭难而携财随妻来岳父家避居,常年居住在西门庆家中。这里看看他与小岳母潘金莲的N个第一次。[转载]潘金莲与女婿陈经济的第一次

潘金莲陈经济偷情

潘金莲与陈经济第一次见面。第十八回,只见潘金莲掀帘子进来,银丝鬏髻上戴着一头鲜花儿,笑嘻嘻道:我说是谁,原来是陈姐夫在这里。慌的陈敬济扭颈回头,猛然一见,不觉心荡目摇,精魂已失。正是:五百年冤家相遇,三十年恩爱一旦遭逢。月娘道:此是五娘,姐夫也只见个长礼儿罢。敬济忙向前深深作揖,金莲一面还了万福。月娘便道:五姐你来看,小雏儿倒把老鸦子来赢了。这金莲近前一手扶着床护炕儿,一只手拈着白纱团扇儿,在旁替月娘指点道:大姐姐,这牌不是这等出了,把双三搭过来,却不是天不同和牌?还赢了陈姐夫和三姐姐。众人正抹牌在热闹处,只见玳安抱进毡包来,说:爹来家了。月娘连忙撺掇小玉送姐夫打角门出去了。

潘金莲与陈经济第一次调情。孙雪娥与孟玉楼却上楼观看。惟有金莲,且在山子前花池边,用白纱团扇扑蝴蝶为戏。不妨敬济悄悄在他背后戏说道:五娘,你不会扑蝴蝶儿,等我替你扑。这蝴蝶儿忽上忽下心不定,有些走滚。那金莲扭回粉颈,斜瞅了他一眼,骂道:贼短命,人听着,你待死也!我晓得你也不要命了。那敬济笑嘻嘻扑近他身来,搂他亲嘴。被妇人顺手只一推,把小伙儿推了一交。却不想玉楼在玩花楼远远瞧见,叫道:五姐,你走这里来,我和你说话。金莲方才撇了敬济,上楼去了。原来两个蝴蝶到没曾捉得住,到订了燕约莺期,则做了蜂须花嘴。敬济见妇人去了,默默归房,心中怏怏不乐。

潘金莲与陈经济第一次得手,但没有全面完成。..且说陈敬济因与金莲不曾得手,耐不住满身欲火。见西门庆吃酒到晚还未来家,依旧闪入卷棚后面,探头探脑张看。原来金莲被敬济鬼混了一场,也十分难熬,正在无人处手托香腮,沉吟思想。不料敬济三不知走来,黑影子里看见了,恨不的一碗水咽将下去。就大着胆,悄悄走到背后,将金莲双手抱住,便亲了个嘴,说道:我前世的娘!起先吃孟三儿那冤儿打开了,几乎把我急杀了。金莲不提防,吃了一吓。回头看见是敬济,心中又惊又喜,便骂道:贼短命,闪了我一闪,快放手,有人来撞见怎了!敬济那里肯放,便用手去解他裤带。金莲犹半推半就,早被敬济一扯扯断了。金莲故意失惊道:怪贼囚,好大胆!就这等容容易易要奈何小丈母!敬济再三央求道:我那前世的亲娘,要敬济的心肝煮汤吃,我也肯割出来。没奈何,只要今番成就成就。敬济口里说着,腰下那话已是硬帮帮的露出来,朝着金莲单裙只顾乱插。金莲桃颊红潮,情动久了。初还假做不肯,及被敬济累垂敖曹触着,就禁不的把手去摸。敬济便趁势一手掀开金莲裙子,尽力往内一插,不觉没头露脑。原来金莲被缠了一回,臊水湿漉漉的,因此不费力送进了。两个紧傍在红栏干上,任意抽送,敬济还嫌不得到根,教金莲倒在地下:待我奉承你一个不亦乐乎!金莲恐散了头发,又怕人来,推道:今番且将就些,后次再得相聚,凭你便了。一个达达连声,一个亲亲不住,厮併了半个时辰。只听得隔墙外籁籁的响,又有人说话,两个一哄而散。敬济云情未已,金莲雨意方浓。却是书童、玳安拿着冠带拜匣,都醉醺醺的嚷进门来。月娘听见,知道是西门庆来家,忙差小玉出来看。

潘金莲与陈经济第一次全面得手。..原来陈敬济自从西门庆死后,无一日不和潘金莲两个嘲戏,或在灵前溜眼,帐子后调笑。于是赶人散一乱,众堂客都往后边去了,小厮每都收家活,这金莲赶眼错,捏了敬济一把,说道:我儿,你娘今日成就了你罢。趁大姐在后边,咱就往你屋里去罢。敬济听了,得不的一声,先往屋里开门去了。妇人黑影里,抽身钻入他房内,更不答话,解开裤子,仰卧在炕上,双凫飞首,教陈敬济奸耍。正是:色胆如天怕甚事,鸳帏云雨百年情。霎时云雨了毕,妇人恐怕人来,连忙出房,往后边去了。到次日,这小伙儿尝着这个甜头儿,早辰走到金莲房来,金莲还在被窝里未起来。

待西门庆一死,陈经济便肆无忌惮地翻墙越瓦,私会潘金莲,奸弄庞春梅,与她两人无日不相会一处,弄出了两个私生子来。后来,陈经济被赶出西门家,潘金莲被武二郎杀死,小岳母与女婿的乱伦关系彻底结束。

潘金莲借口小便与女婿鬼混

潘金莲、陈经济,一个是西门庆的小妾,一个是西门庆的女婿。二人打第一次见面,就开始眉来眼去,暗地里动手动脚。可是都因畏惧西门庆,谁也不敢有太过分的行为。这一次,二人准备付诸实践,虽然没有成功,但也算是二人偷情准备过程中的一次巨大飞跃。

潘金莲陈经济偷情

这一天,天气炎热,潘金莲并李瓶儿做东道,兑出一两银子请家中众娘们儿花园中吃酒。

席间,吴月娘突然说:

怎的忘了叫姐夫一声儿?赶紧去请姐夫来吃两杯。

下面小厮得令,急忙去叫陈经济。

不一会,陈经济来到。只见他穿着玄色练绒纱衣,脚上凉鞋净幭,头戴小帽儿,与月娘众人行礼坐下。须臾,酒过三巡,各添春色。吴月娘与李娇儿、李桂姐下棋,玉箫、李瓶儿、陈经济等人便向各处游玩观花卉。只有潘金莲一个在藏春坞雪洞儿旁边的芭蕉树下以扑蝴蝶为戏。

观花的陈经济见金莲一人在芭蕉树下,便悄悄走近,猛然戏道: 五娘,你不会扑蝴蝶,等我与你扑。这蝴蝶就和你老人家一般,有些球儿心肠,滚上滚下的。

潘金莲见经济拿话来挑拨自己,道:

你这少死的贼短命!谁要你扑?将人来听见,敢待死也!金莲虽如此说,却笑嘻嘻的,暗送秋波与经济。

经济笑道:

小奶奶儿,这是我给你捎的汗巾儿。(原来潘金莲李瓶儿曾让陈经济捎买汗巾)经济说着脸便往金莲身边靠。

不料这时,金莲突然看见李瓶儿正抱着孩子向这边走来。她忙后退两步,拿眼儿示意陈经济有人来了。然后金莲又看看旁边的雪洞儿,这陈经济便知其意。

金莲走出来,道:

李大姐,姐夫捎的汗巾儿来了,你过来看看。

李瓶儿见金莲叫,便走近来,道:

是吗?我看看。

陈经济便拿出汗巾儿交与李瓶儿,走了。

剩下李瓶儿和潘金莲说话,李瓶儿因见芭蕉树下凉快,便将孩子放在凉席之上耍子。

二人说了一会儿,只听月娘喊李瓶儿下棋,李瓶儿道:

五娘,你帮我看顾一会孩子,我一会就来。

潘金莲见孩子在凉席上舒手舒脚,玩的起劲,又因李瓶儿过去下棋,片刻不回来。她便踅足走进旁边的雪洞里。

已经在洞里等候多时的陈经济见金莲到了,就折铁腿似的跪在地上,求金莲与自己云雨。这金莲心中也是这个意思,不然她也不会来这山洞里来。她扶起经济,上来就亲嘴儿,边亲嘴儿边摸经济下面那话儿。

可是正在二人欲火中烧之际,只听外面传来:

他五娘哪里去了?哎呦!把孩子丢在这里,吃猫儿唬了!

原来李瓶儿到月娘处,见没抱孩子,特让玉箫丫头并孟玉楼来抱了去。

这边潘金莲听见声音,忙不迭赶紧出来,道:

我在这里净了净手,谁往哪里去了?哪里有猫儿唬了他?白眉赤眼儿的!这玉箫和李娇儿见金莲出来,也更不往雪洞里看,只顾抱着孩子走了。

对于陈经济,将要吃到嘴里的美味飞了,心里着实可惜。他归到前边房中,唉声叹气,咄咄不乐!

分享至:

历史趣闻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