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未解之谜 > 历史趣闻 >正文

日军吃人肉的恐怖历史:日本军队吃自己人 吃战俘尸体!

日军吃人肉的恐怖历史:日本军队吃自己人 吃战俘尸体

今天我们来聊一段曾经的历史书上从来没讲过的内容,日军吃人肉的历史。我从来也没想过日本人有那么恶心。以前去东北玩时听一个哈尔滨阿城区的老头讲日占期间阿城地区日本治安官西村吃人头的故事才对这段历史有足够了解。

二战结束战后,盟军在东京成立军事法庭审判太平战区的日军留下的战争罪行。在这种情况下,日军在面积广大的占领区上的所作所为才逐渐暴露出水面,一名澳大利亚军官指认,澳大利亚军曾经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岛上发现过数具被日军啃得连肉丝都不剩的白人战俘尸体,这样日军吃人的恐怖历史才被人揭露出来。在当时的日军中吃人不是个体现象,他们吃人的方式花样百出,烤、煮甚至配上蔬菜来吃人肉...当时一些日军部队出征前军官会命令士兵吃掉几个选出来的战俘以壮声势。等等现象不寒而栗。

东京审判时吃人罪行累累的日本陆军

东京审判法庭上,盟军搜集了大量日本军队吃自己人,吃平民,吃敌人尸体,吃盟军战俘的罪证。日本历史学家田中甚至表示:在日军中,食人往往是整支部队的集体行为,一些军官甚至会去命令士兵食人。这些事让听者不寒而栗。美国曾经出了一本书中详细收录了众多目击日军食人证词的档案,以下是摘录的一些证词:

中国远征军士兵李锡全在光复腾冲后的证词:日军补给线中断后的第五天,我们打下了冷水沟的日军据点,日军营房边的两个大坑中有水泡着的十几具日军尸体,细看他们的大腿肉、屁股肉,都有刀痕,有的还见骨头,真是惨啊,黄军的悲惨下场。我们随部队到北斋公房(原日寇据点),房屋四周有一小堆一小堆的黑色屎便,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日本人吃他们自己人的肉,因为纯吃肉的屎便是黑色的。

美军士官詹吉拉姆躲藏在丛林里目睹了更恐怖的一幕: 日军的宿营地前一个日本兵蹲在地上割一具尸体手臂、腿、胸部以及臀部的肉,然后他将这些人肉剁碎并丢入一个锅内加油翻炒。在他干这些恐怖事情的同时,一个日本军官在不远处向大约150名日军讲话,他讲话完毕,这些人肉被分发给在场的每一个日军士兵,他们当场吃下了这些人肉。

美国总统老布什当年差点被吃掉。

提到日本人曾经的这种吃人的行为就不得不提到老布什。 1944年9月2日,美国空军几架轰炸机在执行轰炸日占岛屿的作战任务中,不幸被日军击中坠毁,机上飞行员不得不跳伞逃生,但是只有20岁的乔治布什一个人侥幸获救,另外8名飞行员全部被父岛列岛上的日军俘获。凶残的日军官兵抓获8名美军飞行员后,对他们进行了各种折磨。更恐怖的是,他们还把其中的4名飞行员开膛破肚,吃掉了他们的肝脏和大腿上的肉。看到这我可算知道91年经济危机时老布什为啥对日本这么狠了。

一位日本军医在东京军事法庭上回忆:我听说我们将举行一个派对。加藤大佐命令我搞些朗姆酒和用于下酒的肉。酒倒是不难搞到,难的是如何获得下酒肉。这时一个将军让我去搞些被处决战俘的人肉来。于是我打电话通知手下人,送10瓶朗姆酒以及一些战俘的人肉到第307战斗指挥部。在这次派对之后,毛利海少将告诉我,在下一个美国飞行员俘虏被处决后,从尸体上搞一些人肝给大家吃吃。人肝送来后,我割了一部分并将其炒熟吃了,当然,其他军官也吃了。在中国战场上,我们将人肝当做一种补药来吃,他们都说吃人肝对胃很好。我吃过3次人肝,在新加坡时,我吃过一颗由人肝制成的小药丸。这些证词证明日本军队当时吃人是一种有组织的行动。

哈尔滨的恐怖故事喜欢吃人头的日本治安官西村一

当年日本人在中国战场上做的更肆无忌惮,这是美国解密淞沪战场拍的一张照片,很显然这个中国士兵曾被血腥的折磨过,双手被铁丝反绑在身后。在清醒的意识下,大腿肌肉被全部剥去,最后悲惨的死去,日军在中国战场上,或处于泄愤或因为断粮,肆意屠杀中国战俘或平民,用他们的身体上的肉果脯。

在河北省阜平县平阳村,日太皇族出身的荒井步兵大队长极端野蛮地亲自割下女共产党员刘耀梅大腿上的肉让刘耀梅看着荒井将人肉吃掉。

原日军38 师团230 联队老兵宫本建二在临死前悔过他在攻占香港时犯下的罪行:1941年底,我们攻进香港后,229联队抓到圣斯蒂芬医院7 8 名女医生和女护士充当慰安妇. 有一个女子在被强迫慰安时,咬掉一个士兵的鼻子,疼得士兵捂着鼻子原地蹦跳大叫;这个女人被捆到电线杆上,先是当靶子远距离用手枪击碎两个乳房,最后剖开肚子,从里将子宫割下来,撑大套到女人头上;阳光曝晒,子宫膜开始往回收缩,最后将女人头紧紧地箍住;这个女人始终挣扎着企图喘上一口气,最终在越来越紧的崩缩里,憋死了。我们叫这从哪来从哪回去,在菲律宾经常这样干。

也许最可恨的是中队长的嗜好;他这个人不知什么时候养成一个爱好,他专门吃焙了女性子宫,并且是处女的;于是,他把早就捆起来未让士兵上手的一个15岁的女护士在火堆旁活着割开肚子,取出只有鸡蛋大的子宫,用瓦片焙起来;这个女孩一直没死,血和肠子流了一地,躺在一边,看着自己的器官被焙熟,看着被中队长吃掉;最后,头一歪死去。她的心,被另一个士兵趁热掏出来,生生地吃掉。

哈尔滨阿城区的老人很少有人没听说过日本治安官吃人头的故事: 1936年日伪时期阿城当地日军指导官西村一专门吃人头,他在阿城的日子里,共吃掉中国人的人头多达七八十枚!当地有一段儿歌:把日本鬼子欠中国人民的血债提一提。九一八日本鬼子占领东北,指导官吃人魔王西村一。他是伪满康德二年到的职,这吃人魔王专把人头吃。在阿城压迫人民一年半,魔王吃了人头若干的。他公馆就住在菜市门里,崔老兆家房子把身居。现时下北边就是卫生院,德胜街都是现在新改的。压迫老人把人头烤,未烤人头先合泥。用黄泥先把头箍上,两口锅对扣人头装锅里。锅底下架上干柴点着火,下边火儿不要烧得急。十二个钟头才能烤好,熏得左邻右舍都捂着鼻。里边的人头全烤酥。吴德胜送到世一堂压面子,世一堂压药伙计高殿国,他吓的胆颤心惊捂着鼻

我从网上随意的查了查日军吃人记载随便就好几页*******

日军急眼了连自己人都吃

在太平洋战场上,由于美军的封锁,大多数岛屿上的日军都过着食不果腹朝不保夕的日子,最后只要是能吃的,例如老鼠,海鱼,草等等,日军全部都吃光了,而且日军还有另一种秘而不宣的蛋白质来源---人肉。日军士兵不但吃盟军战俘的肉,连自己战友的尸体也不放过。1944年12月10日,日本第16 军司令部甚至公然发出命令允许日军吃死亡的盟军国民的肉但不许吃日本人的肉。显然日军司令部相信疯狂的日军有可能吃日本人的肉。曾有4名日军因违反此规被判处死刑。其中一名吃过人肉的士兵表示:人肉的味道并不好。

但是在战争末期,一些的饿的眼睛发绿的日军开始不顾一切地寻找食物,其中也包括同伴的尸体。一名日本战俘在接受传讯时称:敌人的肉我们是可以吃的,所以战俘都可以被杀死,被吃掉。在日军中,也有一部分日本军人反对吃战友的肉,但他们的下场往往很惨。尤为恶劣的是,在日本投降之后的第23天,日军为掩盖罪行和补充军粮,竟然将独立工兵第 36联队2名反对吃人肉的士兵枪决后吃掉。

在太平洋战场中的新几内亚战役中,外援断绝、濒临绝境的日军相当挑食,因为觉得原住民长得不好看,他们更愿意吃白猪(白人战俘)。澳大利亚士兵就发现在1943年和日军的多次战斗中,失踪以及被俘的澳军士兵的尸体上都有肉被切了下来,在被击毙的日军身上发现的饭盒中野发现了可疑的肉类,经过仔细鉴别,确认为人肉。澳大利亚军人还发现了成桶大批量装着的人肉,很多被俘的和战死的澳军就这样进了日军的肠胃里。

前段时间那位夸奖日军勇敢的澳大利亚总理为什么在澳大利亚国内被骂成那样。那些亲身经历过这段历史的人不弄死他已经不错了***************************

分享至:

历史趣闻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