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未解之谜 > 历史趣闻 >正文

西门庆和情妇王六儿的床上性描述!

西门庆和情妇王六儿的激烈床战

《金瓶梅》中对性爱场面的描写很多,好在大多着墨不多,甚至一笔带过。不过,也有部分场面描写的很细致,因此这些场景也成了多数版本删去对象。但是认真去读书中那些着墨稍多的地方,我们会发现,真正把性爱情景赤裸裸的展现给读者的并不多,而多数则经过作者艺术化的手笔,给我们留下了可以细细玩味,发挥想象的思维空间。

西门庆和情妇王六儿的激烈床战

下面我们就来看一看这次发生在西门庆和情妇王六儿之间的床帏激战。

怎见的这场好云雨,但见:

威风迷翠榻,杀气锁鸳衾,珊瑚枕上施雄,翡翠帐中斗勇。男儿忿怒,挺身连刺黑缨枪。女帅生嗔,拍胯着摇追命剑。一来一往,禄山会合太真妃。一撞一冲,君瑞追陪崔氏女。左右迎凑,天河织女遇牛郎。上下盘旋,仙洞娇姿逢阮肇。枪来牌架,崔郎相共薛瑷瑷。砲打刀迎,双渐迸连苏小小。一个莺声呖呖,犹如武则天遇敖曹。一个燕喘吁吁,好似审在逢吕雉。初战时,知强乱刺,利刃微迎。次后来,双炮齐攻,膀脾夹凑。男儿气急,使枪只去扎心窝。女帅心忙,开口要来吞脑袋。一个使双炮的,往来攻打内裆兵。一个轮膀脾的,上下夹迎脐下将。一个金鸡独立,高翘玉腿弄精神。一个枯树盘根,倒如翎花来刺牝。战良久,蒙眬星眼,但动些儿麻上来。闻多时,款摆纤腰,再战百回挨不去,散毛洞主倒上桥,放水去淹军。乌驾将军,虚点枪,侧身逃命走。脐膏落马,须臾蹂踏肉为泥,温紧妆呆,顷刻跌翻深涧底。大披挂,七零八断,犹如急雨打残花。锦套头,力尽觔输,恰似猛风飘败叶。硫黄元帅,盔歪甲散走无门。银甲将军,守住老营还要命。正是愁云托上九重天,一块败兵连地滚。

看这场景,哪里是在描写男欢女爱,分明就是一场男将女帅,扬刀挥剑,斗智斗勇的沙场鏖战。一会儿禄山之爪杨贵妃,一会儿张生追陪崔莺莺,一会儿牛郎织女喜相逢,,招式之繁复,简直让人应接不暇。

再后来,女帅急攻,男将猛守,气急被坏,挥枪反扑。须臾,双方筋疲力尽,一个气喘吁吁,一个星眼朦胧。战良久,两败俱伤,难分胜负,一个大披挂,七零八断,一个盔歪甲散走无门。

整个激战场面,男冲女突,精彩纷呈。这让我们不得不佩服二人床上功夫之精湛,更让我们叹服的是,作者笔力之深厚。

情妇王六儿为何深得西门庆宠爱

韩道国的老婆王六儿是《金瓶梅》中西门庆最喜欢的女人之一,她之所以能得到西门庆的喜爱,其魅力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其人长得漂亮,二是其床上功夫了得,深合西门庆的口味儿。

西门庆首次见到王六儿就被其美貌所吸引。看看王六儿长得:

淹淹润润,不搽脂粉,自然体态妖娆,袅袅娉娉,懒染铅华,生定精神秀丽。两弯眉画远山,一对眼如秋水。檀口轻开,勾引得蜂狂蝶乱;纤腰拘束,暗带着月意风情。若非偷期崔侍女,定然闻瑟卓文君。

王六儿的美是一种天然去雕饰的美,她不描不画,尽显素人范儿。见惯了浓妆艳抹的西门庆,一见之下,自然喜不自胜。只见西门庆:

心摇目荡,不能定止,口中不说,内心暗道:原来韩道国有这一个妇人在家,怪不得前日那些人鬼混她。

除此之外,二人好上之后,王六儿的床上功夫更是让大淫棍西门庆留恋不已。

王六儿虽然外表质朴,但在床上却有两样儿拿手绝活,分别是品箫和后庭花。

书中写道:原来这妇人有一件毛病,但几交姤,只要教汉子干她后庭花。在下边揉着心子才过。不然随问怎的不得丢身子。

就这一毛病,王六儿已经有了瘾。就是(她自己的亲汉子)韩道国与她相合都是后边去的多。前边一月,走不得两三遭儿。

与善于后庭花一样,王六儿的品箫功夫更是了得。书中是这样写的:

积年好咂jj,把jj常远放在口里。一夜她也无个足处。随问怎的出了毯,禁不得她吮舔挑弄,登时就起。

王六儿外表的素朴与内心的淫荡形成了极大的对比,这也正是王六儿征服西门庆的魅力所在。她一改西门庆对浓妆艳抹型的审美疲劳,又不似那些外表妖艳风骚,办起事来又扭扭捏捏的普通女人。因此,她能赢得西门庆的喜爱,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儿。

分享至:

历史趣闻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