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异事 >正文

美国女人的体毛斗争史

Casualties of Women's War on Body Hair

美国女人的体毛斗争史

我确信自己曾经不这么毛茸茸的,但我记不起来了。在我上初中的早期记忆里,一个医生检查了我的鬓角它几乎延伸到我的下颌,然后建议我服药抑制它的生长。她说这些药片是专为像我这样面部毛发旺盛的人准备的。我曾经着迷地审视自己腿上的黑毛,而老妈则会用黏黏的糖浆把它们从顽固的根部上扯下来。美丽需要力量,她这么说道,差不多是常见格言梅花香自苦寒来的阿拉伯版本。

常规的脱毛是普遍行为:超过99%的美国女性主动移除了体毛。它也代价不菲。一个美国女人用刮毛的办法,一生中将花费超过10000美元,而用脱毛蜡更是超过23000美元。这些习惯跨越了人种、种族和地域。

直到18世纪晚期,非原住的美国女性(大部分为白人)才开始关注体毛。事实上,正如Rebecca Herzig在《解放:脱毛的历史》中所解释的,18世纪的自然学家和探险家认为无毛的皮肤是土著人的怪癖。英国殖民者首次登陆时被没有胡子的美洲土著吓了一跳。

那么,在不到一个世纪的短短时间里,怪异的无毛怎么就变成美国女人的标准了呢?

Herzig解释道,女性对抗体毛的运动起源于达尔文1871年发表的著作《人类的由来》。当时科学家们着迷于研究各个人种的头发类型和生长(以及其他身体特征)的区别。达尔文著作的出版使这些发现广泛传播,广大人民群众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达尔文的进化论把体毛问题抬升到自然选择的层面上,以至于多毛被视为了严重的病态。Herzig写道:源于传统的种族解剖比较,进化论认为浓密的毛发与原始先祖相关,是一种返祖的表现,是进化上更落后的形式。从《人类的由来》起,多毛变成了适应性问题。

进化论框架中的一个重要区别是认为男性应该多毛而女性则应无毛。科学家臆测,在一个种族内部雄性和雌性之间的显著差异代表了人类发展更高级的状态。因此女性多毛代表了异常,而研究者们开始试图证明这一点。Herzig记录了1893年关于271名白人女性精神病人的一项研究,该研究发现女性精神病人面部毛发过盛的比例比普通女性更高,并且她们的毛发更粗更硬,更接近于那些下等人种。人类性别学家Havelock Ellis宣称,女性这种类型的毛发与暴力犯罪、强烈性欲及突出的兽性有关。

到19世纪早期,多余的毛发成了美国女性的一大烦恼来源。她们渴望光滑洁净的白皮肤,渴望做个真正的女人。一夜之间,体毛变得令美国的中产阶级女性厌恶,脱毛成为一种区别于粗人、下等人和移民的方式,Herzig写道。

分享至:

奇闻异事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