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异事 >正文

齐萍萍杀双亲肢解煮尸事件始末(图)!

齐萍萍杀双亲肢解煮尸事件始末

本文导读:1991年出生的齐萍萍去年将父母杀害并碎尸,昨天下午,该案在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审理。齐萍萍当庭推翻自己原来的口供,称在杀害父母前,父母已服下安眠药准备自杀。齐萍萍的大伯向法庭提交求情书,请求饶侄女一命。

齐萍萍杀双亲肢解煮尸事件

杀双亲女孩

庭上扮小绵羊求活路

当庭翻供称父母吞安眠药自杀,她只是帮父母解脱

本报中山讯(记者肖成)我只想帮助他们解脱,当他们绝望时,生死已经算不了什么。齐萍萍在法庭上平静地说。1991年出生的她去年将父母杀害并碎尸,昨天下午,该案在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审理。齐萍萍当庭推翻自己原来的口供,称在杀害父母前,父母已服下安眠药准备自杀。齐萍萍的大伯向法庭提交求情书,请求饶侄女一命。

庭上

辩解:父母吞服安眠药自杀

检察官念起诉书期间,齐萍萍表情平静。检察官一念完,齐萍萍就表示自己有话说:我杀他们之前,他们已经吃了大量安眠药,准备自杀。我是看他们很痛苦,才帮助他们解脱。

齐萍萍称,父亲原来是名司机,得了脑血栓之后,无法工作,将车也卖了,觉得自己是个废人,很早就有自杀的念头。而母亲则把父亲当作唯一的依靠,父亲想自杀,母亲也跟着自杀,一家人都很绝望,她决定成全父母。

齐萍萍杀双亲肢解煮尸事件

齐萍萍在庭上称,父母主动吞食十几片安眠药后准备自杀,但母亲出现了呕吐、痉挛等反应,非常痛苦,于是她用塑料袋先后将母亲和父亲闷死,以帮其解脱。

现场:小绵羊庭上讨生路

从开庭到休庭的两个多小时里,19岁的齐萍萍脸上看不到激动的表情,更没有掉一滴眼泪。面对公诉人和法官的提问,齐萍萍手握着话筒平静作答,话语清晰,声音是软软的绵羊音,完全是一副平常小女生模样。不过,警方恢复了她相机里的照片,发现有大量自残照片。

检察官问:为什么你在审查起诉阶段改变自己的口供?你原来在公安侦查阶段曾做了多次交代,每次口供都相符合。齐萍萍回答:那时候我一心求死,所以把一切严重的都往身上揽。现在我想活,对生活有希望。齐萍萍坚决地对法官表示,自己对公安部门所做的口供只有部分真实,庭审上说的才完全真实。

本文导读:1991年出生的齐萍萍去年将父母杀害并碎尸,昨天下午,该案在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审理。齐萍萍当庭推翻自己原来的口供,称在杀害父母前,父母已服下安眠药准备自杀。齐萍萍的大伯向法庭提交求情书,请求饶侄女一命。

齐萍萍杀双亲肢解煮尸事件

庭上扮小绵羊求活路

当庭翻供称父母吞安眠药自杀,她只是帮父母解脱

本报中山讯(记者肖成)我只想帮助他们解脱,当他们绝望时,生死已经算不了什么。齐萍萍在法庭上平静地说。1991年出生的她去年将父母杀害并碎尸,昨天下午,该案在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审理。齐萍萍当庭推翻自己原来的口供,称在杀害父母前,父母已服下安眠药准备自杀。齐萍萍的大伯向法庭提交求情书,请求饶侄女一命。

庭上

辩解:父母吞服安眠药自杀

检察官念起诉书期间,齐萍萍表情平静。检察官一念完,齐萍萍就表示自己有话说:我杀他们之前,他们已经吃了大量安眠药,准备自杀。我是看他们很痛苦,才帮助他们解脱。

齐萍萍称,父亲原来是名司机,得了脑血栓之后,无法工作,将车也卖了,觉得自己是个废人,很早就有自杀的念头。而母亲则把父亲当作唯一的依靠,父亲想自杀,母亲也跟着自杀,一家人都很绝望,她决定成全父母。

齐萍萍在庭上称,父母主动吞食十几片安眠药后准备自杀,但母亲出现了呕吐、痉挛等反应,非常痛苦,于是她用塑料袋先后将母亲和父亲闷死,以帮其解脱。

现场:小绵羊庭上讨生路

从开庭到休庭的两个多小时里,19岁的齐萍萍脸上看不到激动的表情,更没有掉一滴眼泪。面对公诉人和法官的提问,齐萍萍手握着话筒平静作答,话语清晰,声音是软软的绵羊音,完全是一副平常小女生模样。不过,警方恢复了她相机里的照片,发现有大量自残照片。

检察官问:为什么你在审查起诉阶段改变自己的口供?你原来在公安侦查阶段曾做了多次交代,每次口供都相符合。齐萍萍回答:那时候我一心求死,所以把一切严重的都往身上揽。现在我想活,对生活有希望。齐萍萍坚决地对法官表示,自己对公安部门所做的口供只有部分真实,庭审上说的才完全真实。

本文导读:1991年出生的齐萍萍去年将父母杀害并碎尸,昨天下午,该案在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审理。齐萍萍当庭推翻自己原来的口供,称在杀害父母前,父母已服下安眠药准备自杀。齐萍萍的大伯向法庭提交求情书,请求饶侄女一命。

我很后悔杀了他们,假如法院判我死刑,我也没有意见。如果给我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我绝不会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休庭后,齐萍萍和大伯、小姨等亲人相见,终于流下眼泪,圆圆的脸涨成通红。

请留她一命吧!头发花白的大伯齐贵喜称,自己兄弟3人两个弟弟都死了,希望留下这个侄女。

四大悬疑

1 父母是否吞安眠药自杀?

齐萍萍称,当晚父母已有自杀之意,吞食十几片安眠药。安眠药是之前一个月内,齐萍萍分别用3个化名,从3家医院分多次购买的。

检察官出示了两家医院的药品单,同时法医检验了齐萍萍父母的胃、膀胱等器官,没有检出安眠药的成分,也未能检出其他有毒物质。

2 如何杀害两个大人?

检察官称,齐萍萍杀死母亲时,父亲已经劝齐萍萍自首。父亲因生病,四肢无力,所以无法进行制止,反而被女儿所杀。

律师则表示,其父没有呼救,这反而证明齐萍萍所述的父母吃安眠药自杀一说很可能成立,其父当时处于昏迷状态才无力反抗。

3 如何肢解两具尸体?

肢解尸体并非容易的事情,齐萍萍在庭上讲述了该过程,检察官提供了相关物证。齐萍萍说,杀害父母之后3个小时,她将父母尸体拖到洗手间,碎尸并不顺利,齐萍萍找来锤子和菜刀,弄了一晚上,只碎了很小一部分,但菜刀却砍钝了。

4 年龄是否满18周岁?

检察机关根据身份证和户口簿认定案发时齐萍萍已满18周岁。

齐萍萍在法庭上称:母亲为了让我早点上学,故意将年龄报大了1岁,所以案发时,我未满18周岁。但在昨日的庭上,律师和家属都未提供相关证据。

下一页 18岁少女杀害父母碎尸疑点多 似口供定罪

本文导读:1991年出生的齐萍萍去年将父母杀害并碎尸,昨天下午,该案在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审理。齐萍萍当庭推翻自己原来的口供,称在杀害父母前,父母已服下安眠药准备自杀。齐萍萍的大伯向法庭提交求情书,请求饶侄女一命。

大洋网-广州日报5月31日中山讯 少女杀害双亲并碎尸一案今天下午将在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据公安部门介绍,2009年9月11日晚,因为父母争吵闹离婚,18岁的齐某萍将父母先后杀害,并肢解父母尸体用塑料袋分袋装好,相处四天后才被发现。此案备受关注,但也疑点重重,今天开庭也许能提供较明确的答案。

案情回顾:

90后少女残忍杀双亲

此案发生在中山沙溪镇云汉村的一栋8层高的楼房里,据介绍,这栋楼是被隔成单间出租的筒子楼,里面居住的都是在附近服装加工厂内打工的外来工。

去年9月15日上午8时左右,一个住户说闻到803房间里传出阵阵恶臭。我去敲了很久,门内没有人答应,后来将房门踹开,房间里面一片狼藉,一个女孩表情木然地站在里面。房东介绍说。

警方随即赶到,将女孩齐某萍带走。齐某萍交代:9月11日晚上,父母又因为一点小事吵得不可开交,后来妈妈提出要和爸爸离婚,我大声地对他们说不要吵了,更不要再提离婚!喊完之后爸爸不做声了,可是妈妈依然对爸爸骂个不停,我实在忍受不了了,捡起一个旧胶袋就套在了妈妈头上,然后用绳子将她的双手反绑起来,半个小时后,她就断气了。发现妈妈死了以后,我又惊又怕,生病躺在床上的爸爸不停地劝我去投案自首,想着妈妈都死了,不如大家一起死了吧,我就又用胶袋套着爸爸的头把他闷死了。

齐某萍交代,她杀死爸妈后就到超市购买了几把大的水果刀和锤子,回来之后就在房里把他们的尸体肢解了,然后用黑色的大胶袋装好,准备有机会就到外面去扔掉。

延伸阅读:少女杀死父母碎尸续:作案后仍轻松上网

碎尸女孩家人来到中山 本报记者赴广州火车站接车并于昨日对他们进行独家专访

女孩的QQ空间透露其生活和不为家人所知的内心世界

东方网9月21日消息:9月19日晚上7时39分,少女杀死父母并碎尸案件犯罪嫌疑人齐某萍远在河南的亲戚来到广州,并准备前往中山,在本报记者的不断努力下,齐某萍的亲属在临行前的一刻终于同意接受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

当日晚上8时整,本报记者在广州火车站的第一出站口见到了齐某萍的大伯、大姨、小姨、小姨父和表姐一行五人,在夜晚火车站场昏黄的灯光下,五人的面容焦虑而又憔悴。

而在他们心里,失去亲人的巨大悲痛和齐某萍离奇的凶残举动更让他们难以面对,在见到记者的一瞬间,亲属五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喊出了心中的苦楚:我们不相信这是真的!他们死得太惨了!萍儿啊!你疯了吗?你到底干了什么!?

夜晚8时30分,在前往中山市的班车上,在高速行驶的车厢之中,记者开始了对5位亲属的独家访谈,在从广州到中山一个半小时的车程中,齐某萍一家完整详细的生活经历逐渐呈现在记者眼前。

本文导读:1991年出生的齐萍萍去年将父母杀害并碎尸,昨天下午,该案在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审理。齐萍萍当庭推翻自己原来的口供,称在杀害父母前,父母已服下安眠药准备自杀。齐萍萍的大伯向法庭提交求情书,请求饶侄女一命。

大伯齐某:父母赚的钱都花在她那

齐某萍的大伯齐某只有55岁,可是看起来却十分苍老。她的爸爸妈妈到那么远的地方打工赚钱,把她带在身边,就是为了给她更好的生活,她爸爸妈妈赚的钱都花在她的身上了。

小姨:抱养回出生3天的她

齐某萍的小姨李某刚一说话,眼泪就流下来了:她是我抱回来的,小的时候还是吃我的奶。在李某眼里齐某萍就像她的亲女儿!她的妈妈因为生病无法生育,就想到领养孩子,当时刚好我的同事生了个女孩难以抚养,我便把刚出生3天的她抱回来了。

二弟自从1987年外出打工,期间就很少回家,几年后他回家和同村的李某香结婚,由于打工没有时间照顾孩子,齐某萍的童年是在爷爷奶奶家度过的。爷爷奶奶很喜欢她,生活中言听计从,非常溺爱。齐某萍的大伯齐某告诉记者。

她6岁跟爸爸妈妈到广东,感觉没有尽到父母责任的弟弟和弟媳对她更是宠爱。齐大伯告诉记者,父母没有时间管教齐某萍,只保证她有钱用,其余完全是放任的,我听说她打扮十分前卫,常常是脖子上挂着大项链,耳朵上吊着大耳环,手上还戴着戒指。

亲属透露:观看了齐某萍受审视频

昨天上午,齐某萍的亲属来到沙溪镇溪角派出所,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之内,他们接受了派出所民警的询问,并被告知由于案件还在调查之中,现在还不能见到齐某萍。

但是在他们的要求下,警方向家属播放了一段齐某萍在被捕后接受审讯的视频录像。据齐某萍的亲属介绍,在审讯过程中,齐某萍坦然表示,她杀父母的想法在一家人到北京旅游时就有了。

本文导读:1991年出生的齐萍萍去年将父母杀害并碎尸,昨天下午,该案在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审理。齐萍萍当庭推翻自己原来的口供,称在杀害父母前,父母已服下安眠药准备自杀。齐萍萍的大伯向法庭提交求情书,请求饶侄女一命。

伤心的亲属:

我们只相信《广州日报》

来到中山当晚,齐某萍的亲属一行五人住宿在中山当地一家酒店。

亲属们希望能处理好齐某喜夫妻的后事,办好各种手续,将他们的骨灰安然带回老家。小姨李某至今不敢和80多岁的父亲(齐某萍的外公)说实话,她只说齐某喜出车祸,二姐李某香需要亲人过来帮忙。

齐某萍家人19日乘火车前来广州,可到了夜里,记者失去了他们的消息,焦急地等到10时,记者决定给他们发条短信:我们是主流大报,是负责任的党报,请相信我们。

20分钟后,记者收到回复,我相信你们!20个小时之后,本报记者在广州火车站接到了一行五人,在遥远的他乡,广州日报成了齐某萍家人的温暖来源。我们是外地人,《广州日报》是我们唯一的依靠,齐某萍的小姨李某不住地表示感激。

昨天,记者进入了杀害父母并碎尸的犯罪嫌疑人齐某萍的QQ空间,乍一看上去,她的QQ空间十分普通,样式简单,颜色鲜艳,很有小女生的可爱感觉,可是记者深入查阅之后发现,这个空间是她内心世界的真实写照。

她常常失眠,不断瞒着父母向同学借钱到医院开安眠药回家服用。她对网络聊天的兴趣可以用痴狂来形容,同时拥有三个QQ号码,保持跟十几个人同时聊天更是家常便饭。

她表示十分喜欢网络名人CK,而CK是一个喜欢用刀切割自己自虐的年轻女孩,最终,她在吸食冰毒之后割断了自己的动脉,结束了年轻的生命。

记者打开她的QQ空间时发现,根据系统时间显示,9月13日早上8时46分,齐某萍更新了QQ空间:这两天没玩 好轻松 所以以后也不玩了。

但此时她已和父母的碎尸相处两天,按照她对警方的供述,9月11日她已将父母杀害。从9月11日到9月13日这两天,如果根据她对警方的供述,这两天她忙于碎尸,很可能因此无暇玩游戏。

记者在阅读她的文章的过程中发现,她曾经交往过一个男朋友,可是两人分手了,齐某萍感觉受到的伤害很深,坦言:再也不会喜欢任何人了。两人交往的情况她没有详细写作,只是在空间里抒发情感:我是非常不想说脏话的,但除了用脏话表达他的可耻行为之外,再也想不到能用什么言语来形容了。

另外,在留言中,她更是毫不掩饰自己对父母的感情:我最心爱的人有爸爸和妈妈 如果他们失忆 我会尽一切可能帮助他们重新找回记忆。看见爸爸生病是我最心疼的事情。

下一页无名女尸案牵出一起碎尸案 太原警方侦破案中案

本文导读:1991年出生的齐萍萍去年将父母杀害并碎尸,昨天下午,该案在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审理。齐萍萍当庭推翻自己原来的口供,称在杀害父母前,父母已服下安眠药准备自杀。齐萍萍的大伯向法庭提交求情书,请求饶侄女一命。

垃圾堆里惊现无名女尸,警方立案调查后,竟然发现了另外一名受害人

5月26日,太原市公安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向社会通报了这起案中案的侦破情况。

垃圾堆里惊现女尸

5月3日,太原市公安杏花岭分局接到报警称,矿机南厂门拆迁区的垃圾堆里,发现一具高度腐烂的无名女尸。太原市公安局副局长戴来伟、刑侦支队政委刘永胜、杏花岭分局局长刘贵虎等人当即率领侦查和技术人员赶赴现场,并成立了53案件专案组。

民警勘查了现场,开始调查走访,却没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专案组决定以杏花岭区为中心辐射全市,调查尸体的身份。

5月12日,杏花岭区某歌城一歌厅老板向民警反映,其歌厅一服务员马某(女,39岁,四川省人,暂住太原市杏花岭区)已经有多日没有来歌厅上班了。

歌厅服务员失踪多日

得到这一线索后,民警立即开始寻找与马某有关的人员和线索。经过多方努力,民警找到了马某在太原市上学的儿子,证实马某4月16日离家后的确一直未归。技术人员遂将马某儿子与无名女尸进行DNA数据比对,结果表明无名女尸不是马某。

但马某失踪的情况也引起了警方的重视。在查找无名女尸身源的同时,民警就马某失踪的情况展开了调查。民警注意到,马某随身携带的一张银行卡内的3000余元存款被人取走。随后,民警围绕马某失踪前的活动情况和接触人员展开了排查,确定孙某(男,黑龙江人)、张某(女,山东人)与马某失踪有密切关联。

5月17日,民警将孙某、张某传唤审查。两人承认抢劫并杀害了马某。据孙某交代,2008年10月,他结识了马某,并于今年1月发生了性关系。今年4月16日,他将马某骗到其位于黑土巷的暂住处,趁马某不备,用尼龙绳将马某勒死,并将尸体肢解。他抢走了马某随身携带的现金、存折及手机等物品,并让与他同居的张某将存折内3000余元存款取走。两人将分解后的尸体扔到暂住处附近垃圾站。

醉酒女惨遭杀害

马某被抢劫杀害一案告破的同时,无名女尸案的侦破也取得进展。5月20日,太原市享堂北街附近一居民报警,称其同居女友韩某4月9日失去联系后,至今未归。民警经DNA技术比对,确认无名女尸为失踪的韩某。接着,民警对韩某的社会关系进行大范围走访和排查,发现家住太原市程家村东巷的高某(男,45岁)是韩某最后接触的人。5月21日,民警将高某抓获。

原来,高某几年前便与韩某结识,二人关系暧昧。4月9日晚上12时,高某与韩某一起打完麻将后,来到解放路与胜利街十字路口附近的地摊上饮酒、吃饭。其间,韩某喝醉了,高某便搀着她到了矿机南厂门附近拆迁区。随后,二人发生争吵并撕扯起来。高某一怒之下,将韩某掐死。高某后将韩某的尸体拖至附近垃圾堆,用垃圾将尸体简单掩埋后逃离。

目前,嫌犯孙某、张某、高某已经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分享至:

奇闻异事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