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异事 >正文

初中时候的灵异经历,现在想起来觉得不可思议

1

我曾祖母八十几的时候眼睛不太好,耳朵也有些背。

当时读初中,在乡下过夏天,晚饭后大人出去乘凉了,我一个人呆在房间里,电视机开着给曾祖母看,自己在写暑假作业。

后来我曾祖母就说我旁边的床上坐了一个人看着我写作业。

当时年纪小,但是也不怕(从小贯彻了科学民主富强的精神)让曾祖母别胡说,我旁边没有人。

现在想想也是背后发凉。

有时候吃晚饭,她会突然停下筷子,说她的老朋友(已去世)来看她了,就在门外。

我们回头看门外的时候什么也没有。

后一年曾祖母去世了,没受太多苦。

曾祖母去世的时候我没有去送,觉得请假十分丢脸。

现在想想都特别后悔,我一直到14岁,我曾祖母都待我很好,凡是子女送来的零嘴吃食,都要分一二给我。

曾祖母年纪大的时候,还常常说自己房间里有厚厚一层虫子,黄豆大小。

每次说的时候我外公外婆都不信,凶她,说她胡言乱语吓坏了小孩。

如果时间能倒流的话,我希望当年不要这么冷漠叛逆了,能握着扫把帮她把房间扫干净,让我的老祖母睡个好觉。

2

我老婆的,比较惊悚。

她外婆去世的那天起她就头痛欲裂,去医院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我爷爷教了我们做个实验,晚上11点多,在我家楼顶。

3楼,一个碗,半碗水,一双筷子,我老婆把筷子放进碗里之后,筷子瞬间就立起来了。

筷子是两个粘一起直直的立在碗里。

头皮发麻。

我试了一次筷子没反应直接掉出来,我老婆放还是立在中间。

我爷爷说这是她外婆缠着呢。



然后第二天就去她外婆坟前烧了纸钱,说了点好话之后,头就不疼了。

3

从小一直受唯物论教育但是中国人吧......内心深处还是对神佛有敬畏的6、7年前,带小孩去柬埔寨暹粒玩跟团的那种那边有个卧佛寺导游带进去,自己逛逛有个和尚,坐在地上,拿着把蒲扇有当地人跪在他面前互相讲话,很虔诚的样子因为是当地语言,听不懂我一直拿着相机,想顺便给和尚拍张照片游客么,就是手贱,看见啥都想拍他拿蒲扇半挡住脸我也傻,没想到是不想让拍摁了好几次快门死活都摁不下去,相机一直都没毛病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快门不能用我傻了吧唧,使劲儿摁快门,摁了好几次最后死乞白赖拍下一张就接着逛,也是心非常大啦晚上回酒店,看看今天拍的照片咋样非常非常非常诧异的发现给和尚拍的照片是虚的,虚到什么都看不清,前后的照片都没有虚,当时就觉得被深深震撼了!大师受我一拜,冒犯啦,恕我无知,以后再也不敢啦!

4是我读初中的事了,自己的经历。

现在想起来觉得不可思议,但也过去了。

那个时候念初一,来到新的学校,因为报名比较晚,本来初一应该住三楼的,我就被调去六楼了(混合宿舍)。

然后新环境,也不认识大家,其实宿舍里加上我一共我们班一共三个人,但是,初来乍到,我开始也不知道谁和我一个宿舍(一个班六七十个人),也不会这么快就结伴什么的。

我们宿舍在走廊最尽头,我们宿舍的构造是这样的,一栋宿舍楼两部楼梯,两部楼梯中间多少宿舍我忘了,反正分布两侧的各三个宿舍。

也就是说,我们宿舍旁边有两个宿舍,但是都没人住。

其实开始是有人住的,但是老是出问题,什么灯坏了,厕所堵了,反正后来都换宿舍了。

以上是背景。

然后就是晚上九点半下晚自习,那天,我一个人爬上六楼回宿舍,到宿舍门口发现门关着,但是窗户打开着,我就想着是不是有人在宿舍。

我就趴在窗户那看了下宿舍里,最内侧的上铺有人人撑着头也在看我,宿舍没开灯(我们学校的灯亮是学校控制的,我们的灯开关只有在学校停电的时候有用,平时就是个摆设。

),但是那天晚上月光挺亮的,当时我也没认全我们宿舍的人,我就想着,果然有人在宿舍,然后我就叫他来开门,但是我就看着他一直在笑,然后一直摇头,我当时有点生气,想着这人怎么这样,为什么不来开门(我们的宿舍门不是用钥匙打开那种,就是那种内侧推拉的那种开关),然后我就说,你来开门啊,我没和你开玩笑,然后他还是摇头,笑。

(补充一下,我当时还没有近视,视力超好,而且一个人爬六楼回宿舍可见当时我的心理素质还不错)当时我就意识到不对劲了,我拔腿就往楼梯间跑,想下楼,然后在楼梯口碰见了我的室友,我就给他说了刚刚的事,他不相信,说我是不是看错了,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然后我跟着他回宿舍了,然后那个宿舍门是虚掩着的,但是我开始看到的明明是全闭。

当时初一,小,我给好多人说了这个事,只有我外婆她们相信。

然后就过了好久一段时间,我的一个室友,他也是一个人晚自习下课回宿舍,一看门,看到一个白色的东西飘了过去,我现在还记得他当时的表情,一个人脸色但是暗的(受到惊吓那种)。

这种事情,经历了也感觉不像是真实的。

5

小时候住平房,放床的地方有棵树,所以在床板上挖了个洞。

住平房的人家大多都好几个人挤在一间,大家也习以为常。

周围的孩子们年龄差不多,经常一起玩捉迷藏什么的。

我们这排平房最靠里的那一户贴着一面墙,有天黄昏,轮到我来找,找了一会儿,看到墙根底下有个人,于是打算过去问一下。

老头我没见过,长得慈眉善目的,老头笑盈盈的说:天儿不早了,娃娃你别乱跑了,快回家吃饭吧。

我答应了一声,想着那就不找了,回家了。

晚上吃饭,我问家里人,住最里边的老头是谁,家里人都说你看错了。

老头明明慈眉善目,还叫我早点回家,我怎么会看错呢?后来搬家数次,这事就渐渐暗淡了下去。

又过了几年,放学到家,我爸正和一个和他年纪差不多的叔叔交谈,来人这长相总觉得熟悉,却想不起。

送走客人以后,我终于得到了故事的全貌。

那间靠墙的平房原来是个老教师的,文革的时候被批斗死了,生前最喜欢孩子。

老头老来得子,出事那会儿,老婆带儿子躲回娘家了。

我爸和他儿子年龄相仿,还做过几年同学,偶遇以后邀请到家里,才有了我所见到的面目熟悉的叔叔。

想来,老头和叔叔的眉眼相似,我居然没认出。

大概是记忆久远,只想得起那双弯弯的眉眼和那句笑盈盈的快回家吃饭吧。

6亲历过,但说实话不算恐怖,只是觉得有点奇怪,觉得没法解释。

小时候大概一年级的样子吧,有一次发烧,就忘了是为什么,但记得那一次发烧持续了挺久的,而且是那种看完病,打完点滴吃了药回去好像好点了,然后又烧起来那种,就反复两三次都没啥好转,应该是我外婆建议我爸妈带我去看看神婆之类的。

记得我爸妈当时是中午带我去看神婆的(不知道这么叫对不对,但能想到的只有这个叫法了额),而且好像是亲戚还是认识的吧,扯远了。

当时神婆让我爸去外边摘一些什么草回来用,然后草拿回来以后神婆好像给我做一场什么仪式还是啥的,做完回去,那个下午我的烧就退了。

有很多细节我都不太记得清楚,但这件事确实是这么回事,我一直不懂药物都没法帮我但一场仪式就帮了我,所以我一直记着这么件事。

不算灵异,只是觉得想不太通。

7听实习同学讲的,他实习时候那个医院刚刚新造了一栋楼,他们就在那栋楼里,有一层是会议室之类的,平时没啥人,卫生间还干净,他就喜欢去那一层上厕所,直到有次,里面新装了镜子,但是又非常的别扭,感觉很不搭的,说不出来的不舒服,回去他就给同事讲了这事,然后同事跟他讲,里面根本没装镜子......再后来老员工说,这栋楼以前是太平间,那一层专门放尸体的......

8高中的时候(不记得具体高几了),有一年秋天的周末,因为是农村的,家里种有水稻(是早稻),秋收(一年种两季),那时候还没有收割机,水稻都是人工收的。

秋天我们那里太阳也很晒,那天出门很早,大概六点这样,我吃了早餐自己先去地里,妈妈忙家务晚点。

那天一大早有点雾,一路上没什么人,地有点远,我一个人一直走,快要到水稻田(对了,那是别人家的地)的地方,看到有一个前一天刚重启的坟墓,我们那里有一个习俗,人去世几年后会找人看过把祖先的坟墓挖开,把里面的骨头用一个缸装起来,找另外风水好的地方重新埋起来。

当时在野外,周围没有人家,也没有人经过,就我一个人,说实话挺怕的,但是安慰自己没事的,就大胆的继续走。

然后走到了那片水稻田,虽然那块地不是我家的,但是我去过,我记得位置。

但是那天真的很奇怪,我走了很久很久就是走不到,停下来看,周围一个人都没有,灰蒙蒙的,我看到地就在前面,又继续走,走呀走,走不到,又看,看到了,又走,还是走不到,同一条路起码走了三四遍,就是绕不出去,我当时没多想,就奇怪怎么走不到那块地,就一直走。

后来听到我妈叫了我一声,突然感觉头脑就清醒了,一望过去看到我妈已经在那里开始割稻谷了,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

走到我妈那里我什么也没说,我妈也没问,就当没事一样,直到很久后我才意识到,当时我是遇到鬼打墙了。

9高中的时候,有天晚上在屋里面写作业(我和我姐的桌子对着的,也就是我俩面对面的那样坐着),那天父母都不在家,家里就剩我和我姐。

写着写着作业然后听见对面传来一个特别沉重的叹气声,正想问我姐你干嘛呢,抬头一看没有人,我想是不是蹲在地上找东西呢,我就站起来往她那边走,走了两步感觉不对,猛的想起我姐去厕所了,屋里就我一个人!吓得我赶紧跑到厕所门口等着我姐,不敢进屋......还有今年寒假,我放假比我姐早几天,然后家里就我一个人。

某天早上睡的迷迷糊糊的,忽然听见了一个呼吸声,感觉是在我左边传来的,以为我姐起床了(我姐睡我左边),我就往左看了看,忽然想起就我一个人在家啊,她还没放假呢啊!瞬间坐起来,跑到客厅打开电视,放大声音......虽然我不是什么灵异体质,但是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总是莫名其妙的听见点声音也可很恐怖的啊!
分享至:

奇闻异事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