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异事 >正文

妈妈做梦梦到得事情全部应验了

1

我妈,她身边都是灵异的事。

先说我妈做梦吧。

她做梦的话,能记住的都很准最后都发生了。

有一年做梦梦见农村一地方办丧事,我妈进屋看见了一个棺材,结果发现棺材里躺的好像是她姑父,第二天一早和我们说了这个梦的内容,她知道自己做梦能记住的都不是好事,然后担心了好几天。

结果也就一个月吧,就从老家传来消息说我妈的姑父喝药自杀了。

我妈就回去了。

还有一年她梦见自己脖子被人划了一刀流了好多血,第二天没敢和我们说怕我们担心。

结果没多久吧,她就因为脖子那长了个瘤去做了手术,真的切了好大一个手术刀口。

手术时都好好的,结果手术完就突然间翻白眼休克了,给我爸他们吓的不行,去找医生又给抢救回来了。

真的是差点没命。

反正我妈做梦能记住的都非常准,我们总说你别老做梦了太吓人了。

我妈说她也不想,因为一做梦她醒来会很累。

再后来我们都习惯了,她一说她昨晚梦见什么什么了我们就说那看来又是要发生什么事了,还分析会发生什么事。

前些日子梦见说我开车掉河里了,给她吓得去河边找我,发现我人没事在旁边站着只是车掉河里了。

我妈醒来说吓的不行,但想到梦里人没事就放心了。

第二天就和我说让我离车和水远点。

还有她身体不好,我初三时要上晚自习,七点半放学。

东北冬天的七点半已经是完全黑天了。

之前我被面包车跟过差点被拐走那之后我妈天天晚上接我,突然有一天接过我之后就身体不好了,发烧,打完针就退烧,然后继续烧。

持续好多天也不好。

我姨姥听说之后就叫车把我妈接农村我太姥那去了。

在那住了一晚上我太姥给她看了,说是被淹死鬼缠上了。

怎么做的我也不知道,反正第二天我妈回来就和没事人似的,分明前一天还像要不行了。

那之后我爸就买了车他负责接送我了。

反正因为她身体不好的原因吧,特别招那些鬼啊怪啊的缠着她。

还有个姥姥村子的一个男生的故事,那时我还在上初中,那男生十八九了吧,他家和我妈处的挺好的,有一天来我家和我妈说他交女朋友了,姓赵,还说是哪个哪个村的,十八岁,说的很详细。

当时我也在旁边所以我记得也非常清楚。

我妈说那挺好的嘛有时间带回来看看。

结果第二天晚上就听说这男生骑车扎水里了。

据现场人说那男生问他:过了这河是不是什么什么村。

那人说没听说啊。

结果男生也没听,骑车就进去了,一下子人就没了。

那人吓得赶紧叫人,叫了好几个会游泳的,下去后都没找到人。

神奇的是那男生下去之后就没了,一点头都没露。

我妈带着我回我姥姥家说了那男生处女朋友的事。

大家都说没听说。

结果后来一查那河对面确实有一个村子就是他和我妈说的村名,整个村子就一家姓赵,确实有过一个女儿,但十年前就意外没了,死的时候是8岁。

他爸还来问我妈,我妈说她真没撒谎还拿我出来说,因为我确实也听到了。

那男生之前一点要自杀的倾向都没有的,非常正常,家里也没发生什么不好的事,反正大家说确实很邪。

最后就有人说他俩可能上辈子约好要在一起吧结果这辈子这女的先没了,十八岁时把他带走了。

后来捞了俩三天吧,人才捞到。

真的那河水流也不急,也没多长。

一村子人硬是捞了俩三天。

2

俺母亲在俺们这里街道办事处工作。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母亲她们单位搬到新办公楼。

夏季,外面艳阳高照,走在里面楼梯感觉阴风阵阵,如果只有一人走,就会感觉后背发麻。

大楼一楼是门面。

租门面的租客生意做不长,没租多久都不租了。

不是生意不好,赚不了钱,而是遭灾了。

有个租客租了门面做生意,半年不到,外出进货,翻车,命大,没死,同车的家人就没这么好运了。

这个门面上一个租客也是,租了才两三个月,也是出去进货,刹车突然失灵,翻车。

再上一个,走在路上,而且是人行道上,被一车给撞了。

不光租客本人出事,租客的亲属也出事。

那几年,母亲的同事们,接二连三有人出事,比如自杀。

母亲他们请了一名道士,道士带着一只公鸡上了楼,母亲他们在一楼等着。

那时是夏季,外面太阳很大,过了一会儿,就看到那只公鸡噗噗噗从楼梯扑腾下来,道士跟在后面,逃命一般跑了下来。

道士脸色难看极了,说:你们另请高明。

声音都是发抖的。

过了几年,无论是冬季还是夏季,走在楼梯间就没有阴气惨惨的感觉了,也没有接二连三出事了。

可能是几年下来,天天人来人往,人气聚起来了,阴气慢慢散了。

3

记得是初三上学期的事。

我是走读生,虽然会在床头放一个闹钟但是没有设置提醒。

这个闹钟从我买回来就没有响过。

我住在爷爷家(离学校近)是有四层楼的那种,四楼有阳台。

我爸很少会回来,回来的话会在四楼的客厅休息。

这是前提。

有一天晚上我睡得正香,突然被闹钟吵醒(一直响个不停),迷迷糊糊地看了眼时间是凌晨四点多,脑子一片混乱,回过神来时我已经走到了四楼的楼梯口(我房间在二楼,整个上楼的过程毫无知觉)就在我想要走向阳台的时候,我爸叫住了我(凌晨四点,我爸居然在沙发上坐着看小说)问我发生了什么事。

我就说我的闹钟一直响。

然后我爸把我送回了房间顺便关掉了闹钟。

直到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不可思议,要是哪天不是我爸恰好回来而且在四楼休息,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感谢我爸!

4先介绍一下,本人,男。

25岁,属鸡。

这是发生在我身上到现在还有点害怕的感觉。

故事发生在两年前,2016年的秋季左右,具体时间记不太清了,依稀记得应该是中元节前后,属于那种晚上穿短袖冷。

因为我那个时候调皮,没有工作,天天玩,天天上网到半夜才回家,走夜路什么的基本都很正常,胆子虽然不是无所畏惧,但是一般也不会害怕什么,毕竟夜路走的挺正常的。

那个时候也基本每天都是晚上一点,两点,四点,五点回家,时间也不确定,毕竟就是晚上玩到困了就回家。

介绍一下我的新家,也差不多就是16年还是15年搬到我的新家。

新家属于位置有点偏的小区,那个时候住户不太多,因为有几个楼还在建,只不过零零星星的那种。

那个地方是石庄的地方,属于人烟稀少一点。

小区大门对面是一条小路,小路就是我每天回家的必经之路,因为是小区还没盖好,地形比较偏僻。

路灯也是属于那种比较小的电线杆,上面有一个不大的灯,这种灯我估计只能照个方圆三米。

总之一到晚上回家这个路的灯口基本属于鬼片里的那种氛围,加上比较荒山野岭了。

小区门口正对面的那个路上位置旁边有个树,什么树我说不上来了,就是我回家经过那个小路,走到小区门口那个位置然后右转走15米进去小区门口,同时转弯的时候,有个绿色的垃圾桶,这个我记忆犹新。

我只记得那一次同样的晚上我上网到1点30左右,因为钱不多了,也想回家睡觉,那天应该是中元节前后,我记得那天下了点雨,雨不大,我从网吧出来的时候基本雨就是那种偶尔滴两滴的情况。

差不多就是我走到我说的小区门口前面那个小路的时候,地面肯定是湿湿的。

但是我敢发誓这绝对不是我自己吓自己的,我平时回家路上不聊天,就爱看小说,觉得这样走的快,我那天晚上看的小说应该是帝霸(一本玄幻装逼主角无敌的小说),总之我看的如痴如醉,加上平时这个路也算走习惯了,没得乱想过,也不害怕,那个时候差不多就是沉浸在李七夜装逼的时候,自我代入觉得贼特么爽。

我就是这么一边走着一边看,差不多就是走到那个树的位置,绿色垃圾桶那,那天垃圾桶不在了,我走到那个位置右转15米就进小区了。

就当我准备右转的时候,突然来的危机感,背后汗毛倒立,我瞬间害怕了,害怕到无法言语,当时我大喊救命,叫妈妈的心都有了,觉得有个不知道什么东西在我身后,我又不敢回头,那一瞬间想到了人肩膀的三把火硬生生的没敢回头。

也算体验到被吓到想喊妈妈,想救命是什么感觉。

(没喊救命是因为毕竟大小伙子,凌晨基本人都睡了,实在丢不起那人)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不回头继续走。

差不多在我走进小区的时候还觉得背后凉凉的,在小区门口前面五米的位置有个不知道什么东西在站着。

但是进了小区以后这种害怕空恐惧感觉慢慢的就没了,一直直到我到家。

事后第二天我想到了当时夜路的时候我身上带了一个黑曜石护身符,不动明王。

是我本命年。

总之真心的长这么大,24岁精壮小伙子被吓到想喊救命,如果真的是我自己吓自己就算了,真的是突然一瞬间的危机感,恐惧感,汗毛倒立。

事后我依然选择晚上继续上网,但是超过十点半我不敢自己回家,就住在网吧。

那个网吧有老板的办公室,我是熟客可以睡在那。

平心而论因为从小在高中家属院长大,旁边就是高中,放假就跟小伙伴晚上在那么大的高中校园到处玩,(郊外高中基本都是坟场上建的)也不怕什么黑乎乎的。

至于后面深夜翻墙过老坟场,真心没怕过,毕竟原先不信这玩意,年纪小也真是无所谓。

5

上小学的时候,家里一楼装修,全家就睡在二楼,我和姐姐睡在一个床上。

家里楼上供奉了一位活佛像,具体来说就是一个比较神通的男的相片,我们全家当时就睡在这个房间里。

有时候家里人会给烧香什么的。

那会儿小,不懂事,我也学着给佛烧香,然后还拿个香对着照片说,你还是神,我看你就不是之类的话,完了也就没在意。

(当然做这些的时候爸妈是不知道的),然后当天晚上睡觉,梦见这个佛了,他凶巴巴的站在我的床边,拿了个锄头举的高高的一下子就砸了下来,砸到我的右边大腿上,然后慢慢的朝门口走去,没开门,直接就穿过门出去了,我当时就疼哭了,真疼,又怕又疼。

当时爸妈把灯打开问怎么了,我说我姐姐的脚砸到我的腿了,没敢说实话。

从此以后再也不敢在佛像面前瞎搞了。

这件事情过去了很多年了,现在想起来还怕。

从此以后也更加胆小了,知道了举头三尺有神明。

6我家有个大伯,是我爷爷兄弟的儿子,后来得胃癌去世了。

他在世的时候特别喜欢我弟,有一年夏天,我妈带我弟在家睡中午觉,我弟调皮老不睡,我妈就先睡着了,我妈说她睡着了,然后我弟把她喊醒,指着床头叫我妈看,大伯伯老是站在那对他笑,我妈看了一眼没有,拍拍他让他睡觉,我弟一直喊我妈看。

后来我妈跟我们说了这事儿,我奶奶说正常,是人生魂,她说她也经常看到我爷爷的魂,一般都是午后,从大门往家里面走,魂魄是看不见脚的,我问我奶奶不怕吗,我奶奶说这有什么好怕的,家里人,我奶奶还说如果魂魄是往家里走就没关系的,我们看到了也千万别去追他,他就没事。

我不知道我奶奶说的是真是假,反正我觉得奶奶没有骗我的必要,而且后来奶奶信奉基督教了,但是她依然相信人是会生魂魄的。

对了说回那个大伯。

那天我弟说的那件事之后,我妈就说大伯可能日子不多了,后来没几天,大伯因为实在忍不住很多东西不能吃,偷偷在家吃瓜子,然后就去世了。

去世后埋在我们村后面挺远的山上,我家那边有地,爸妈在地里做事回来晚了的话我跟我弟经常一起去山上找他们。

每次一去,我弟回来都会发烧头疼,每次我妈都用筷子沾水喊,每次喊到我大伯的时候筷子都能立起来,然后我妈晚上准备酒和米饭,撒了就好。

现在我跟我弟弟都长大了,远离了家乡,过年都不回去,那些逝去的亲人,可能还会惦念我们吧,我们都要保持敬畏之心。
分享至:

奇闻异事相关